[联文]【TF】于无声处 章四(1)

突然不想破案子只想开车了(捂脸)不不不我们是正经严肃的悬疑推理!!!

Penny.FS:

我真是被咸鱼逼着开了车QAQ
最近车有点频繁,某咸鱼说他不想破案只想开车
@言茧燚赅-乾鲲 

章四 白色泡沫(1)

当我们的短暂光芒逝去,就必须在黑暗中长眠。 ─ 卡图卢思

海面上,映着一轮明月。随着水纹而波动,有些美,美的危险。
他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背脊,顺着脊髓骨而下。略为冰冷的指尖,与他发热的身子,有着明显的对比。
而他,微微颤抖。却不敢声张。他的所有都是他的。全部都是。
「阿文,这样就害怕可是不行。」他道,扬起戏谑的笑容。明明是一位已经不能算是青年的男子,却保养得宜,连眼旁的于尾纹,都散发着俊雅而成熟的魅力,他裸着上半身,结实的身材更是业经不辍的锻炼之证明。
「不,我…。」被称作阿文的青年,闭着眼,一时语塞。腰间吃痛,却是他在他身上捏了一把,他竟不觉得那是痛。
那名男子挑眉,道:「不是说在我面前,不能用『我』吗?你忘记了游戏规则?」在阿文背部游走的手,顺势走到了后颈、来到耳下,最后捏紧了阿文尖尖的下巴。
「对不起,主人。」阿文歉然道,垂下长长的眼帘。
男子放开阿文,伸手一拿放在床头的领带。如仪式般,蒙上对方的双眼。
阿文感觉到背脊一阵湿润冰凉,却传来淡淡的白兰地香气。这次是…白兰地是吗?他懂了。主人这一次想要的是什么。
他心跳加速,是兴奋,还是恐惧?他已经无法弄清。
男子凑近阿文,口中散着葡萄香气,笑道:「吶,再为我唱歌吧。」
「好的主人,谨遵吩咐。」阿文恭敬的道。低吟了起来。不必看也知道,『主人』在他身后跪了下来。只有这一刻,他才会感觉到自己是个『王』。
男子跪下前,如魅惑般嗓音在阿文耳边低语:「你要继续唱着,为我而唱着,唱到化为泡沫为止。」

柳生大为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博源,问道:「前辈,您是认真的吗?」
博源送给柳生一个大白眼,没好气的道:「难道还有假?」
柳生看着博源丢过来的文件,苦笑道:「我知道了,这就去通知其他同事。」
博源又道:「这个案件小心处理。这是搜查二课那边希望你们能过去支持。还有,名单我拟好了,就你、手冢、不二以及入江。」
柳生直到要去找手冢的路上仍边走边看着文件。搜查二课,专查智能型罪案。这一次却需要他与手冢支持,连不二跟入江都要出马。申请支持的是高桥前辈,是一位在搜查二课拥有绝对破案直觉的人。也难怪博源连问都没问,直接同意他让柳生等人去支持。简单说他们算是跟监。
另外还有一件事,这一次出勤的地点,是在东京湾外的海上。
没错,是海上。只是是一艘停靠在千叶市御宿海岸旁的豪华邮轮。
不仅豪华,还是私人邮轮。柳生没有想到博源那里居然连邀请函都弄到手。不过试想一下,能弄到邀请函的大概不是透过不二就是幸村。所以当柳生将这件事跟手冢等人说的时候,不二倒是异常平静。
「喔,这个啊,小虎跟小景也有应邀。不过请帖不是我弄的,应该是幸村前辈。」不二耸耸肩,应道。
「搜查二课那边怕这次豪华邮轮上会出状况,所以向博源前辈请求我们支持。」柳生道。牵扯到搜查二课的案件都不会这么简单。
「久保辽垣,久保财团的社长。这次为祝贺他五十岁生日,因此决定将在他的私人邮轮举办派对。」手冢道,皱眉,这是什么豪气的过生日方式?而那份私人请帖更是印的美轮美奂。
「没想到可以请到他,天野沫月。若我没记错,他是位小有名气的男演唱家。」柳生正色道,他看了不二一眼,问道:「不二对这号人物清楚吗?」
不二点点头,应道:「还算清楚。他十分擅长爵士演唱,清唱功力也算佳。」
手冢道:「能受到你的认可想必不差。」他可没忘记不二有绝对音感。
不二沉吟一下,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他的演唱,他现场的唱功…那声音有些…。」他一时间语塞,找不到恰当的形容词。
手冢与柳生对看一眼,并没接话。总之到邮轮上就会听到了,比起不二的评论,用自己的耳朵验证比较快。
不二笑了笑,又道:「顺带一提,若我没记错,天野的演出价码颇高。简言之,久保财团的社长真的是为了自己的五十岁生日派对下足血本。想来这次跟监之外应该也能稍微享受一下在邮轮上的悠闲时光。」
讲了这么多,结论,有钱就是任性。
不过当手冢一行人看到停在东京外海的豪华邮轮随着海水载浮载沉,忍不住惊呆了。突然觉得什么丽星邮轮、公主邮轮、凤凰邮轮全都被比下去。手冢与柳生虽然也不是没见过邮轮,但见到这么豪气的私人邮轮却是第一次。
够豪华,够俗气,上头的『久保号』字样简直毫无美感。
「愣什么?上船吧。」入江淡淡的道。
另外三人便跟在入江身后上了那台『久保号』。
四人先到自己房间卸下行李。因为没有特别跟主办方要求,因此是两人一间。怕会有异议,四人干脆玩抽房卡。只是当知道结果后,有两人显然对自己的室友不是很满意。
手冢跟柳生一房,两人长期搭档,免不了外宿,早已习惯对方当室友。不二则跟入江一房。
「入江前辈,请多指教啰!」不二微笑道,眼底却在说:『很抱歉我不是德川。』
入江也笑道:「要请不二多关照了。」双眼有意无意的瞥了手冢一眼。
手冢跟柳生感到背脊一阵发凉,连忙先撤退回自己的房间放行李再说。

晚上七点半,是开幕酒会。大厅内金碧辉煌,还有旋转楼梯由三楼一路到一楼,奢华的铺着红色地毯。舱房在三楼及三楼以上,所以如果要到二楼大厅,势必会走过红色地毯。当手冢等人穿上西装比约定时间早出现在会场时,大厅内已经有不少穿着礼服及西装的男男女女。
现场也提供不少精致的点心与酒。没错,其中最最少不了的就是酒。这可是久保辽垣的开幕酒会,自然是奢华非凡。
然而手冢等人清楚跟监不能太明显,这时候便很庆幸算是跟迹部及佐伯搭上关系。好在柳生举止向来绅士、手冢穿上西装更是英挺,至于入江大场面没少见过早能应付的游刃有余,不二就更不用说了跟迹部及佐伯自幼认识对这场合自然是毫不陌生。因此也很难对他们起疑。
「喔,本大爷以为小助这次也会穿女装出席。」迹部挑眉笑道。
佐伯在一旁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二狠狠的瞪了佐伯一眼,咬牙道:「别折腾我了,穿马甲可不是闹着玩的。」
佐伯跟柳生到是有意无意的看了手冢一眼。
手冢全当没看见。
「不过我很期待晚一点天野的演出。据说这一次会唱他的新歌。虽然我不常听爵士,但他的歌声实在太特别。」佐伯敛起笑容,若有所思的道。
天野的歌声太特别,特别到会让人迷失。
手冢微微皱眉,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身边的人特别提到天野的歌声,第二次。
很快的,久保辽垣出现在大厅,立刻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身边挽着一位优雅的女伴。久保高挺而结实的身型穿起西装十分优雅,身旁的女伴则穿着红色礼服美艳大方,两人站在一起相得益彰。他们俩人缓缓的从旋转梯走下,接着是镁光灯闪烁着,捕捉他们的身影。久保似乎已十分习惯,懒懒的笑着与众人挥手;而身边女伴则笑着轻巧,简直是完美的花瓶。
久保与其女伴几乎是一出现,便有人送了两杯酒过去。
久保高举着郁金香杯,笑道:「感谢诸位拨冗参加辽垣的生日派对,诸位好好玩便是,若有招待不周之处,随时向工作人员说明即可。」他顿了一顿,续道:「老样子,酒无限供应,我们派对要开的三天三夜,大家好好享受吧!」说完,向众人敬酒,一口气喝光郁金香杯里的红酒。
「好!」众人齐声道,也喝掉了杯中物。
以喝光一杯红酒作为开场,果然很有久保社长的风格。
难得邮轮上这么多美酒,手冢等人却因执勤而不能喝多,被佐伯跟迹部笑话了。虽说他们四人也不是酒量不好,只是怕喝了会影响判断而已。只好笑说请他们两位多喝几杯算是一并喝了入江等人的份。

晚上八点半,只听悠扬的琴声响起。只有纯钢琴的音乐。
钢琴师弹奏了一段,从旋转楼梯下来的那人,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天野沫月,在爵士歌唱上颇有才华也发展不错的歌手。他穿着白色西装,英俊而精致的外貌,举手投足散发优雅却带着阴郁的气质,果然吸引在场不少女性们的注意。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天野本人。」柳生有些惊讶的道。
手冢也是。
这人有着令人目不转睛的魔力。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长相,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气质。
天野沫月没有任何开场白,一下楼梯便是吟唱了起来。清亮而干净的嗓音,配合着优美的旋律,令众人听的如痴如醉。天野也不啰嗦,唱了一首接着一首,连唱了三首后,才向工作人员要了水来喝。
天野的表情始终淡淡了,对众人的掌声跟欢呼也只是微微点头致意,便又开始吟唱起来。
不得不说,让天野唱开幕酒会十分合适。
酒与爵士,简直合拍。
可都唱爵士乐似乎也没什么意思,只听曲调一换,是众人熟悉的旋律。
「在广大沙漠中,笔直行走。两人究竟,走向何处。在蒙眬月色中,一对骆驼,步履蹒跚,越过沙丘,缓步徐行。不发一言,缓步徐行。」天野的歌声婉转动听。唱的竟是熟悉的童谣,《月之沙漠》。
在御宿海岸唱这首童谣,多应景。
天野一曲唱罢,是众人热烈的掌声。
然天野虽唱的极好听,但仅听了一段,手冢跟柳生终于知道不二跟佐伯到底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
那种动听,是来自于内心的悲伤,绝望的让人叹息。
手冢看了不二认真的神情,再看看天野。身为警督的直觉,一阵不安感油然而生。再来,就是一阵寒颤。令他久久说不出话来,直到不二笑着叫他为止。

TBC

评论(2)

热度(24)

  1. 『乾鲲』Penny.FS 转载了此文字
    突然不想破案子只想开车了(捂脸)不不不我们是正经严肃的悬疑推理!!! Penny.FS:
© 『乾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