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联文』于无声处 章四(2)

『TF联文』于无声处  章四(2)
第四章 (2)白色泡沫
penny说写车的最高境界是通过尸检(噗),这两个联文作者好坏啊。
老是被查水表。麻烦哭了。 @Penny.FS
……………………………………
小人鱼的故事与一般童话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呢?是什么使它被记为经典呢?

大概是它的结局。

美丽的少女化作泡沫,带着最决绝最凄美的爱一跃入海,再次唱起歌的时刻就是永别的时刻。

已过午夜时分,众人的兴致却丝毫不减。游轮行驶在海上,远离都市热岛,头顶璀璨星空,月光如洗。

柳生盯着宴会大厅里的浮雕幕景。
这是个造型独特的浮雕幕景。与常见的宗教题材不同,这个浮雕的造型是一只人鱼,以一种仿佛身置火焰的焦灼姿态在天堂背景下高歌。

但柳生看着那个人鱼的脸,太像天野了。
总有点不祥的预感。

“柳生。”不二飘忽忽地走到柳生身边,“你知道人鱼童话的另一个结局吗?”
柳生愣住了:“你的意思是,不止一个结局?”
不二笑了笑:“另一个结局,是人鱼公主化作了泡沫,彻底消失了。没有天堂,没有重生,没有祝福。”

不二刚说完最后一个字,手冢突然冲向了人鱼浮雕,他抡起旁边的金属花架砸向了人鱼旁边的竖琴浮雕。

浮雕并不是大理石材的,反而更像是石灰。在宾客的尖叫声中,块块剥落的布景后面,露出了令人想象不到的情景。

“怎……怎么会这样?”

天野沫月,以一个与原本的人鱼浮雕无比契合的姿势,被钉在了背景上。

“快!放他下来!他还没死!”入江敏锐地发现了天野微弱的动作,当机立断。

刚刚还觥筹交错的宴会厅,现在是死一般的寂静。
天野沫月确实没死,但失血过多,游轮上的医生回天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变冷。

不二的拳头砸在了门上。所有人的脸色都非常糟糕。

“不二,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为了防止有些痕迹随时间消去,我们应该尽快开始尸检。”入江大概是面色最平静的一个。这也难怪,你无法指望一个将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的人对生死有太多感触。

“你要我对着一个连体温都还没褪去的人开刀吗?”不二突然睁开了冰蓝色的眼睛,“你不能明白!我做不到!”

搜查二科特意申请了他们的支援,但到头来还是无法避免这样的事。看着一个人以这样残忍的手法被活生生杀死,不二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

“不二周助。”入江微微提高了声音。并不洪亮,却让人无法反抗,“如果不是我告诉了手冢那面破墙的异常,恐怕你直到我们下船都不会发现什么。所以现在收起你那些可笑的同情与愧疚,去给我干活!”

柳生正欲开口替不二辩解,就被手冢一把抓住了手腕。

的确,对入江手冢和柳生他们这些熟练有经验的刑警来说,把过于丰富的感情带入工作,是降低工作效率影响判断和推理的最佳方式。

不二平静了片刻,终于直起了腰,做了几次深呼吸:“我知道了。”

专门用来做临时解剖室的房间被隔离密封。不二把自己和尸体关在了里面。手冢抱着双臂靠在门上闭目养神,柳生转过头问支着栏杆看海的入江:“入江长官,你是怎么看出来浮雕有问题的?”

“很简单。”入江松开了领结,把礼服外套随意地搭在肩上,“在一个连地毯花纹都要用纯金包边的地方,一面廉价的浮雕墙真的太诡异了。虽然雕刻精美栩栩如生,而且因为颜色修饰得当很难让人觉得突兀。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用料的诡异之处。”
“所以您就是想砸一面墙?”柳生觉得某种程度上入江和不二是一类人——不着调。

“孩子,说你天真你还真的很可爱。”入江推了推眼镜,“这面墙的底部缝隙渗出来了血色。而我能察觉一切血的颜色。”

“一面廉价的石灰雕刻墙出现在了一个奢华的宴会厅,他一定是别有目的的。尤其是它的浮雕形象与天野沫月如此相像时。”

入江的手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画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对柳生“开了一枪”后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海面平静。夜色在海面泼洒了墨蓝深沉,星月被波塞冬收入掌心,朝霞铺天盖地,瑰丽奇异。

不二推开门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睫毛被朝霞染成暖橘色的手冢,微微阖眼,抱臂而立。即使是小憩依然站得笔直。
糟糕的心情似乎被这个人抚平了。

手冢睡得很轻,不二的鞋刚踩上走廊他就醒了。入江和柳生也转过身来看向他。

“你们进来吧,我还真有点不敢说了。”不二甩甩手,“我随身携带的只有这三把解剖用具,不会很彻底,但我尽力了。”

难怪他不知道怎么说。

“天野沫月的手腕脚腕都有比较严重的捆吱绑吱勒吱痕。大概是绳子造成的。但这种绳子并不是粗糙的麻绳,并没有很强的力度,更像是某种质地良好的绳。
“身上很多地方都有比较严重的点状和线状以及片状淤血痕迹。形成原因大概是外部施力。点状淤血比较像吮『』吸所致;线状淤血伴随红肿和部分破裂,大概是鞭吱打所致;片状应该是外部均匀施力所致,但我不确定是什么造成的。
“腰部和腿部都有大量的止痛贴,我推测应该是疼痛或过度疲劳所致。
“最重要的是,他的肠道口有严重损伤,而且是长久性的。并且,在性吱器吱官和胸吱前都有穿吱孔和穿吱环。
“总结一下,天野沫月是有长期且频繁的受吱虐吱性吱生活的。”

不二说完,松了一口气。他对这样的事并非闻所未闻,却也是第一次见到真的。

“sadomasochism。”入江补充道,“那种大片的淤血痕迹大概是某种收紧作用的衣服导致的。穿吱环大概是某种标志意味吧。”

抬头看了看其他三个人诧异的表情,入江翻了个白眼:“以前办案子遇到过,我没有这种癖好!”

“天野长期处于一种被吱施吱虐的状况下吗?”柳生摸了摸下巴。
“不,大概是他自愿的。”入江的语气波澜不惊,“他的伤口都有上药的痕迹,有些部位的上药是他自己无法完成的。而且,在显贵和艺术圈里,这种事并不少见。可以说,约定俗成。”
“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调查天野沫月的人际关系,记住,是真正的人际关系。”入江重新为天野盖上白布,转身走出了房间。

“他真的没这种癖吱好?”不二幽幽地凑到手冢身边问。
手冢略带警告意味地瞥了他一眼。

开玩笑,看入江那张脸就知道这人是个腹黑。让他听见了下次再出案子,恐怕入江会让他们去扒泥。

即使是在海上,通讯依然灵敏便捷。不到半个小时,天野沫月的资料就出现在了入江的笔记本电脑上。

入江扫了一遍,很轻蔑地说:“我要的不是这些官方资料,是真·实·的·资·料。”
最后几个字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别太苛责他们。毕竟这不是资料库能搞定的。”不二叹了口气,“这种资料,还得问特定的人。”

“哈?”佐伯一口酒还没喝下去,听到不二的问题又喷了出来,“你问我有关天野?我和他又不熟。”
“你是和他不熟,但你总归知道你们这个圈子里的事吧。至少,八卦总该知道一点吧?”不二毫不退让。
“这个圈子里这么多事我上哪儿知道……”
佐伯还没说完,不二用力拍了拍佐伯的后背,佐伯的脸白了白,马上投降。
“不是我不告诉你,这事你得问景吾。”佐伯抓了抓头发,“他认为掌握一个人的弱点可以有效地在某些情形下克制对方,所以他收集了很多相关‘机密’。”
“好吧。掌握众人秘密的女王陛下迹部景吾。”不二摊了摊手,“不过嘛,我也是有一个他的秘密哦。”

TBC

评论(4)

热度(18)

  1. Penny.FS『乾鲲』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咸鱼做了个不得了的球给我… 章一(1) 章一(2) 章一(3) 章二(1) 章二(2) 章二(...
© 『乾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