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短篇]不说话(军官韩文清×特工张新杰)


大概算是个脑洞记录吧。别太认真。看看有没有机会写个中短篇啥的出来。
…………………………………………
我最想要听到你说的不是我爱你,不是你一直会等我,而是你在听闻我的名字时微微愣神,然后有些漠然地说,忘记了。
                     ——题记
张新杰走进韩文清的办公室的那一刻,大雨倾盆而下,轰鸣声形成了最佳噤声隔离。
韩文清没有抬头看他,他一直在写东西。在局长的电子设备被检测出外来潜伏监视设备后,他不再信任任何电子记录产品。特制的钢笔,搭配他强有力的手腕,在纸上留下娟狂的字迹。

张新杰没有无措,没有惊慌。他笔直从容地站在整个办公室正中间,放佛自己现在所处地不过是普通训练场。

长官和特工的第一次见面,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对于考核优胜者是张新杰这件事,韩文清并不意外。他一早就知道他,严谨精细,虽然容易让人对他产生“死板”“墨守成规”等印象,但其实他本人的创新能力出乎意料地强。尤其是危急情况应变能力,是数一数二的。

除了严肃的数据,韩文清记住他,大概还因为那双眼睛。

乍一看平静如水,可捧明月;再一看冰寒锋利,像一把尖刀;明亮清澈,像个不谙世事的学生;周密决绝,是个完美的特工。

张新杰,他是个如此复杂而单纯的人。

韩文清终于抬头,看向他的眼睛。
那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对视。
也是最后一次。

交接完任务,张新杰以全新的身份前往一个组织潜伏。
韩文清是唯一知道他真实身份、与他直接联系的人。从此,他们的相见只有冰冷的电脑密码。

韩文清经常在梦里见到张新杰。梦里他穿着深棕色的大衣,端着一杯咖啡站在一家书店门口。天上的雪花洋洋洒洒,他呼出的热气把眼镜都模糊了。

梦醒时,掌心冰凉。

韩文清再也见不到张新杰了。
因为一个超乎所有人预料的意外,他暴露了。

但是张新杰还活着,通过证人保护计划,他再次换了全新的身份和背景,安全地生活在了异国。

韩文清想,终究只是生离,不是死别。哪怕此生再也不见,只要他还活着就好。想到那双眼睛还能看见世间万千风景,韩文清的心就平静了下来。

于是他们就像两条异面直线。就此陌路,就像从不曾相见从不曾认识那样。

新年到来前,韩文清终于离开办公室。他穿着便装,只身走在街上。
他知道身后那个买杏仁酥的女人和对面街上注视橱窗的男人都是保护他的特工。他也知道这条街上有隐藏的各种势力,觊觎他,保护他,监视他。
他想,自己终究不能安安静静散散心。也罢,回去吧。

他停下了脚步。

前方几十米的一家小书店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手捧纸杯咖啡和几本书、身穿深棕色大衣的身影走到了街上。那人抬头看了看天空,哈出一口热气,模糊了鼻梁上的眼镜。

大学纷纷扬扬。整条街道熙熙攘攘又寂静无声。
END

评论(1)

热度(30)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