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风多cp]从前事-6

本文涉及cp:①主要cp,韩张楚苏伞修双花;②辅cp:于远周翔肖戴方王林方
不是所有的cp都会出现在同一章,所以除了主cp都会打tag外,不出现该cp的章节不打该cp的tag。影响tag内阅读衔接度的小伙伴抱歉啦~
………………………………………………
从前事-6
魏琛和叶修都不发一语,沉默地对视着。直到烟烧到了手指,才嗷嗷叫着甩掉。
“那,你清醒了。可以说说你的想法了吗?”叶修好整以暇,“回来吧,老魏,回专案组。”
魏琛攥着手指,跌坐回椅子,露出了一个混杂了无数情绪的笑:“我还回得去吗?”

叶修不语。

那个由他和魏琛搭档当头的时代,已经被故人的离去和时间的冲刷摧残得无比破败斑驳。久而久之,变成人心尖上的一个疤痕,不能碰,碰一下,痛感蔓延至五脏六腑。

伤筋动骨一百天,伤心动情一百年。
即使是魏琛,看着战友牺牲真相沉海的悲惨景象,也不可能再继续若无其事地嬉笑怒骂。

叶修把烟在烟灰缸里捻了捻,吐出最后一口烟圈:“那你就这样永远沉溺于从前事吗?再也不拿枪?忘了自己的身份?在警校当一个普通的教官,装做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在乎?”

魏琛抬起眼来看他:“叶修,你那些激将法对我没用。这么多年你肚子里都是哪些坏水我还不清楚吗?”

他又抽出了一支烟,却没有点。胡子拉碴的脸逆着光,看上去是那样苍老。

“就这样吧。有些事,人这一辈子无法承受两次。”

苏沐橙把自己的拳头捏得发白。不出她所料,能提取到的苏沐秋的档案,到他被开除警籍为止。
之后是大片的留白。就好像这个人真的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
有些事终究无法摆到明面上说。真相沉海,最终只有少数人知道。
他们兄妹两个在杭州的孤儿院被人收养,来到香港。收养人那一栏里,明明白白两个字。

陶轩。

在韩文清成为话事人前的九龙城话事人,一手遮天的大佬,陶轩。

苏沐橙觉得好笑,收养他们的是黑道的大佬,他们兄妹却都做了警察。
那天在酒吧,一个身着西装与那个地方格格不入的人,用一句话唤醒了她的噩梦,让她意识到,哥哥的失踪、当年的旧事,真的没这么简单。

叶修应该知道很多,但他告诉自己的很少。

那个人,她见过,身份非常特殊。方士谦,八方会的律师,全港数一数二的“法庭噩梦”。她不是没有怀疑过陷阱的可能,但她顾不得了。

叶修从魏琛的办公室走出来,叼着烟晃晃悠悠一直走到训练场。他挑了个高地坐了下来,眯起眼睛看向场地中央的学员。

多少年了?

他和苏沐秋魏琛同级,一起在这片训练场上跑起来的。他们那时都是最出挑的少年,成绩优异,洒脱不羁。当然,苏沐秋的脸要为他加分不少。一帮人呼呼啦啦风风火火,好像世界都不过如此。
不过,那都是从前事了。
看现在,苏沐秋消失了好多年,关于他的很多事,叶修都不知道,苏沐秋仿佛成了一个谜;吴雪峰陈尸码头,死未瞑目,故人真的成了故人;魏琛精神崩溃后再无法回到第一线,转退于警校做教官,把伤痕累累的过去都埋了起来,若无其事地天天插科打诨;叶修自己从那时起,烟再离不了手,梦魇家常便饭,经常半夜惊醒然后枯对夜色抽烟到天亮。

物也非,人也非。

张新杰按下了手机上的跟踪信号发射键,这个时候黄少天的电脑上应该可以看到显示为红色信号点的他的位置信息。他不动声色地站在那个女人身边,跟着她上了车。

那是个让人看了就忘不掉的女人。倒不是说她多漂亮,单论面容,是比不上苏沐橙的。但她身上的气质胜过千万女人。身上穿着普通的连衣裙,却有一种身披华服走在世界顶级红毯上的感觉。

霸气外露。实在是个危险人物。

张新杰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八方会,楚云秀。

张新杰跟着楚云秀下了车,一直走到一个码头。

当年,吴雪峰就是陈尸于此。身体动作无比安详,却死不瞑目。朝霞泼了个铺天盖地,也无法给那人青白色的面孔增加一丝一毫的暖意。

楚云秀来这里做什么呢?

张新杰紧贴着墙站在了码头边的巷子口。他从不贸然行事,在当下没有经得起推敲的方案形成前,他按兵不动。

根据肖时钦和黄少天分析出的路线,专案组进行了铺查。结果并没有那么令人惊喜,八方会做事太干净利落了。痕迹少得可怜,人证几乎没有。警方的进度难以推动。

黄少天窝在电脑前愤怒地敲着键盘,手快得要命,而且他还可以边打游戏边发文字泡。满屏都是他击杀成功的系统提示和文字泡,别的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正中间的电脑桌面弹出一个页面,上面一个发亮的红点正在移动。
黄少天一巴掌呼死了那台游戏电脑,一下子凑了上去。

孙翔的信号又出现了。昨晚一次,现在又一次。他十指飞快地拉近画面,直到精确到十米水平。

游轮?孙翔在一个码头的游轮上?

黄少天有点不明白,刚准备给喻文州汇报,张新杰的跟踪信号发射显示了出来。
黄少天扑过去标记了路线,又一点一点拉近距离。

等到精确后,他是真真正正地傻了。

张新杰和孙翔之间,只差几百米了。

黄少天的心里闪过一个糟糕的念头,他这人嘴比心快,脱口而出。

“这是个陷阱!”

TBC

评论(8)

热度(18)

© 乾鲲·飞鸟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