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TF】于无声处 章四(3)

划掉艾特我干啥!?我们就是正经严肃的悬疑推理破案刑侦文!不要怀疑!!

Penny.FS:

咸鱼说,这个案子真是处处可开车…


咳,我们是正经的破案文(并不是


@言茧燚赅-乾鲲 




章一(1) 章一(2) 章一(3) 章二(1) 章二(2) 章二(3)


章三(1) 章三(2) 章三(3) 章三(4) 章三(肉.番外)


章四(1) 章四(2)




章四 白色泡沫(3)




佐伯闻言,恶寒了起来。不过他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到口袋有东西被摸走,连忙道:「小助,你拿走我的房卡做什么?」不二拿了房卡,他就没办法回房间了啊!


不二恶笑道:「敢情小景已经回房,我去会会他,晚点就回来。你不必担心我!」说罢,他正要离开,却被手冢一把抓住手腕。不二一愣,迎上手冢的视线。


手冢正色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二了然,没多问什么便领着手冢离开。


柳生看着手冢与不二的背影,叹问道:「佐伯,你们不是自幼认识,还搞不定他?」


佐伯恨恨的瞪了柳生一眼,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托你们的福,我都不晓得能去哪里休息!」


入江在旁边凉凉的道:「不二刚用来解剖的船舱,你可以考虑一下。」


佐伯苦笑道:「多谢入江前辈的好意,我心领了。」说完,他还是跟去看看不二打算玩什么花样好了。


然而等不二到佐伯与迹部的舱房时,迹部确实是在房间盥洗后正要休息。门突然被打开,他下意识的喊道:「小虎,你回来的晚了。」


等等,迹部皱眉,这脚步声不是佐伯的脚步声,虽然很熟悉,抬头,只见一对冰蓝色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迹部皱眉,问道:「小助,是你啊。这时间点找我有什么事?」绝对没好事。


不二扬眉,应道:「我想说,你应该知道吧,有关天野的资料。」


迹部有些防备的道:「本大爷为什么要告诉你?」


不二笑道:「那个啊,我知道小景的秘密喔。你还是乖乖跟我说,我的口才会封的紧啊。」他顿了一顿,敛起笑容,正色道:「事关破案,我拜托你了。」


迹部叹了一口气,道:「小助,你知道我从来不会拒绝你的。」他从口袋掏出一张资料卡,正色道:「我确实是有。受邀之前我就觉得不对劲,请人帮我调查过天野沫月。你拿去看看吧,数据卡就送你了,密码你应该知道。」


不二一愣,没想到迹部答应这么快。但仍是接过卡片。


迹部耸耸肩,以只有不二听的到的声音低声道:「我说,东京警视厅这次也太大阵仗了,你以为本大爷没看出来吗?」


不二扬眉,不发一语。他该称赞迹部的情报网,还是该反省他们自己身分隐藏功力不足?想不到连迹部都看出来了,昨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确定对方会当作不知情吗?更何况天野沫月的死法离奇诡异。不二心中的不安与忐忑逐渐扩大。


迹部懒懒的道:「好了,快去把房卡还给小虎吧。」


不二回过神来,微笑道:「我就知道小景最好了。」


迹部没好气的瞪了不二一眼,说道:「行了,快去吧。」


不二饶富深意的看着迹部一眼,笑道:「资料卡我会还你。亏你还记得带上邮轮。」他笑着收进口袋,又道:「那我先谢过啦。」


当不二从迹部房里出来,手冢淡淡的看了不二一眼,问道:「还顺利吗?」


不二敛起笑容,答道:「顺利一半。剩下的,要跟入江前辈借计算机。」


 


偌大的双人床上,他与他在房间内透过落底窗,看着海面上映着金黄色的阳光。


「您应该还记得吧,答应我的那件事。」他正色问道。


另一人邪魅的笑着,应道:「你认为你有资格与我谈条件?」他伸手狠狠的捏了对方的腰。


他吃痛,皱眉道:「抱歉,我错了。我没有资格。」


那人笑道:「看在我心情颇好的份上,姑且不纠正你的用词不当。别忘了我们的游戏规则。」


房间内,渐渐的迎绕着白兰地的香气,浓郁芬芳。


 


入江倒是十分大方的将笔记本电脑借给不二。事关人命,只好姑且相信迹部提供的数据了。


手冢看着不二十分自然的将数据卡插入计算机,运指如飞的操作着。很快,便跳出天野沫月的资料。手冢与不二都是阅读速度非常快的人,几乎是飞速在看天野沫月的数据。


不对,不是天野沫月。天野沫月,只是艺名。


死者真正的名字叫,海崎黎文。难怪入江奏多根本查不到。这中间的线索,也完全断的干干净净,彷佛有人刻意买断。要不是有迹部的情报网,他们几乎很难从警方的数据库查出所以然。


谁又会想到,黎与月,白天与黑夜的两个名字,会是同一个人。


手冢与不二越看越惊人。这人的关系十分混乱,在显贵圈与艺术圈内,人际关系十分复杂。若要将那些关系画成图,大概比蜘蛛网还密集。饶是逻辑清晰的两人,看了一时间也难以反应过来。


他们脑海只有一个词:「贵圈真乱」。


看了一阵子,只听身后有人道:「一个小时都过去了,还没有能跟我报告的东西吗?」两人回头,是刚睡醒的入江,双手抱胸靠着墙,面无表情的看着正在用计算机的手冢与不二。


不二皱眉,犹豫的道:「嗯,前辈,有点难以启齿⋯⋯,不,应该说,该怎么讲起比较好。」他一时间与塞。


手冢接过话头,正色道:「入江前辈,我们应该有这一次与会的宾客名单吧。」如果是人际关系网的连结,那人找人,线索会准确一点,而不是看着那堆资料毫无头绪。


入江彷佛知道手冢会问这问题,从胸前的口袋掏出一张纸,递给手冢,正色道:「都在这里。我在等你们问。」


手冢微微点头,算是对入江道谢。拿到名单后,手冢立刻摊平在桌面上,与不二一目十行的看着。


「再给你们两分钟。」入江简短的道。


手冢已经自负看文字速度算快了,但不二竟能跟的上他,让他有些讶异。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看完后,两分钟到,入江直接走到他们两人面前,正色道:「告诉我,发现了什么?」没有时间细想,只要手冢跟不二说出他们的结论,就要朝那方向查下去。


手冢飞快的整理思绪,应道:「前辈,有两个人有嫌疑。不,应该说有动机去杀害天野沫月。」他说出了那两人的名字。


入江闻言,点头严肃的道:「你们要想清楚,这次的回答将是我们的调查方向。如果确定,就开始着手进行。这艘邮轮,一天半后就会靠岸,一旦靠岸,就更难抓到人。」


不二与手冢对看一眼,坚定的点点头。


入江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道:「我知道了。手冢,去把你的搭档叫醒来。然后,你跟不二都去躺一下。再起来就是我们工作的时候。」


手冢与不二皆是一愣,没想到长官居然要他们先去睡觉?


入江扬眉,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便饶富深意的笑道:「对,先睡一下。晚上就是该干活的时候。另外,你们说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可是大鱼,打草不能惊蛇,我们先从另一个下手。」


手冢与不二了然,认真的点点头。


当入江阖上房门,手冢与不二都累瘫了。手冢还有把握机会小睡一会儿,而不二则是从上了邮轮到现在都未曾阖眼。所以几乎是一闭眼便睡的极沉。手冢看不下去,连忙将不二抱到床上。


 


房间里尽是肃杀之气,那人负手而立,背对着众人。窒息般的安静,沉默了片刻。


那人总算开言道:「真大意,久保号居然混入三只杂鱼。」


声音清冷,令人不寒而栗。尽管那语气慵懒。


「盯紧一点。不要再让他们兴风作浪。」那人又道。他顿了一顿,扬声道:「有查到什么结果?」


身后有人将资料呈上去。那人拿来随手翻看。眯起双眼。


错了,他收回他们是杂鱼的话。这次来了挺厉害的角色。


警界神话,手冢国光;其直属上司,入江奏多。还有一名只查到官方资料的法医,不二周助。


那人冷声道:「我明白了。如果必要的话,动手便是。不要再毁了今晚的晚宴。」


众人齐声应道。他们可以感觉到那人明显的,杀意。


 


第二天晚上,东京外海下起小雨。雨点打在海面上与甲板上,小雨点激不起太大的涟漪与浪花,可倒映在海上的月光,有些诡谲。


然而,不得不佩服久保号的工作人员们。昨晚午夜时分发生这么大的动静,隔天就当没事一样,晚会照旧。只有入江、手冢与不二,因为在前一晚的关系身分难免曝了光,因此不得不乔装改变一下外型。而这次不二拒绝穿女装。


「真的不穿吗,我觉得你穿的话,肯定很快就能从那圈子里打探到消息。」入江笑着问道。


不二感觉到额头快爆青筋,微笑道:「不然,前辈也能穿啊。搞不好意外合适?」


入江挑眉,正色道:「你都叫我前辈了,当然是我叫你穿,岂有你叫我穿的道理?」


两人互瞪一眼,后来因为没适合不二的女装可穿,只好暂时休兵。


手冢在一旁看的插话也不是,不插话也不是,干脆当耳边风。


不过不穿女装是好事,今晚有要事要办。距离回港只剩不到十五小时,要搞定手冢与不二口中的那两名嫌疑犯,势必要花点心力。


天野沫月虽然已死,还好久保号上多的是能站台表演的人。显贵圈与艺术圈互通有无下,相关人才自然不会少。在久保社长简单的开场后,便又是另一名男演唱家,合着钢琴声吟唱起来。


比起天野沫月,这人有着不下于他的才华。但究竟是谁能在久保社长的晚宴歌唱,大多数的宾客竟是没听说过他。他们猜想,可能是久保社长之后要力捧的对象。这在显贵圈与艺术圈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反正这男演唱家与天野沫月一样,都有着精致的外貌,只是气质上并没有天野沫月这般阴郁,总之,他只要唱的好听,其他宾客也不会多说什么。


然而手冢跟入江等人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人唱歌了。


只有不二听了几句后,皱了皱眉,低声道:「他的声道有受伤。」


手冢与入江疑惑的看了不二一眼。


如果说邮轮上有这么表演者,为什么会挑了一个声道受伤的演唱家?


 


他凝视着海面上,轻轻的笑了出来。天野沫月已死。


他会答应他吧,让他成为『王』。


真的是一语成谶,唱着唱着,如人鱼般动听的歌声,最后全化为泡沫。


海与沫,都是水。但他比较喜欢他的艺名。


沫,水之末也,多适合他。


就让天野沫月好好的在黑暗中长眠,且由他,轻巧的为他碾去了短暂的光芒。


 


-TBC-

评论(5)

热度(15)

  1. 乾鲲·飞鸟不鸣Penny.FS 转载了此文字
    划掉艾特我干啥!?我们就是正经严肃的悬疑推理破案刑侦文!不要怀疑!!
© 乾鲲·飞鸟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