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风多cp连载]从前事-7(上)

从前事-7(上)
好久不吃bg了。突然的肖戴真是我这么多cp中的一股清流。tag问题见前文公告。
…………………………………………
戴妍琦是个刚毕业的新人,小姑娘笑眼弯弯,身上洋溢着美好的青春活力。

所以当肖时钦走出大楼又看见她时,心里有难得的愉快和轻松。
“肖队长,我要抓多少二五仔才能有资格申请专案组啊?”小丫头和肖时钦并肩走在街上,嘴里叼着糖葫芦,含含糊糊地说,“唔,这糖葫芦不正宗!我上次去北京吃的比这个好吃多了!”
肖时钦笑了笑:“过了考核期就可以申请了。不过专案组很辛苦的,不适合女孩子。”
“喂你们这可是歧视我们的思想!”戴妍琦艰难地咽下一个山楂,把这串不正宗的糖葫芦丢进来垃圾桶,“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比你们心细比你们勤快。苏沐橙长官可是我们全体女性警察学员的偶像和榜样!”

热血,活力,元气满满。肖时钦觉得自己被千头万绪的案件弄得皱皱巴巴的心情,都被这个小太阳抚平了。

方锐一直讨厌夕阳。黏腻而浓艳的色彩,消极倾颓的时间,昏昏沉沉的白天黑夜分界,总有各种各样的破事发生。

比如现在。

方锐嘴里还嚼着一块螺旋糕,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人。
唐昊面色不善地站在那里,身后跟着一群二五仔;方锐带着几个小弟站在酒楼前。双方都没有动。

不是没有先兆,唐昊在道上崭露头角,名声大噪,早早就有“以下克上”的话放出来。在林敬言手下没几年,几个场子给他管得服服帖帖的。为人桀骜,大有取代林敬言争着划域大佬的意思。

年纪轻轻,心还挺野。方锐想。
唐昊心里也不像他面上那样胸有成竹,他也是忐忑的。林敬言算是韩文清的左右手,同一辈分出来混码头的。马仔到大佬的区别就在于一个城府,不管混哪一座庙,都是动脑子的人混到上头。穿着老式的青衫,一副金边眼镜,一壶碧螺春呷茶赏花可神遐一整日。

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姿态最让人难以琢磨。
“方哥,”唐昊痞痞地笑了笑,“想跟着林大佬当马仔到什么时候?”
“你是想说跟着老头子没前途咯?”方锐也笑。
“不是吗?”唐昊抬起手挥了一条弧线,“香港是个年轻的城市,应该由我们这些年轻的人来接手了。”他踢飞了脚下的一个瓶子,玻璃酒瓶飞到墙上,飞舞四溅的玻璃渣散了一地,在点点霓虹下分外炫目。
“‘以下克上’,唐哥儿的名号道上谁人不知。”方锐脱了身上那件东南亚风的花衬衫,身上也是横横竖竖十几道不大不小的疤,“那,看你能不能踩得过去这道老门了。”

林敬言坐在酒楼的雅间里喝茶。酒楼老板是他们的老相识,和气忠厚的面相,其实是个眼神毒辣的老江湖。当年韩文清林敬言还是普通马仔的时候,来酒楼的大堂桌吃最便宜的馄饨,老板一眼看出来了韩文清的面相非凡。后来世事变迁,几经波折。陶轩要除韩文清的时候,老板用自己的一到木门拦住了陶轩手下的千军万马保住了他;阿sir们抓人的时候,老板一个雅间让他平静地喝一杯茶;总有世事纷扰惹人厌烦的时候,在老板这里听听他请的苏州琴师的弹评,哪怕并不怎么喜欢那吴语软侬,也不失为避世佳处。

可以说,这酒楼老板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到来和鼎盛。
而现在,还不是这个时代衰落的时候。

“老林,手底下人反水,也不看看?”老板坐在林敬言对面看他动手沏茶,脸上还是那副忠厚的笑,只是皱纹也丝丝入了眼角。
“方哥儿是把好手,有他在就够了。”林敬言也是一丝笑意。笑意不浓,却半点不掺假,那是面对老友的至诚之笑。
“也是。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阵势都见了不少了。”老板抬起头看了看窗外的天。

灰蒙蒙的。

“那,方哥儿同意跟你了吗?”老板突然狡黠地笑笑。
林敬言的手顿住了。

远处传来轰鸣声,火光竟直直地泼亮了半边天。
TBC
好像有点短……对不起了今天事情比较多,明天补偿一下吧。

评论(2)

热度(16)

© 韩文清的男人绝不认输『乾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