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联文]于无声处 章四 (4)

[TF联文]于无声处章四(4)

交友不慎。坑如盆地。 @Penny.FS 

木间白喻走到游轮的前端。月光如洗,正如童话中那般美妙。他张开双臂,对着月光做了一个深情拥抱,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他正沉浸在此刻的恣意舒畅中,愁人已死,目的将达,人生乐事莫不如此。

萨克斯浑厚浓郁的声音弥漫在夜色中。

木间微微屏息倾听,竟是一首古典木吉他曲《悲伤的西班牙》。由于是木吉他曲,节奏轻巧,技巧别致,能改编成萨克斯版本而且演奏得如此娴熟美妙的人,必定非同寻常。

他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一个卷发白衣的人站在二层露台,一副圆形的眼睛被月光镀上了银色,面容在明暗交界处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只能看见那双纤细修长的手。

“良辰美景,没有一个人来欣赏如此佳音,是不是有点可惜了呢?”木间打了个响指,他已经有些微醺。

音乐声戛然而止。那人低头看了看他,放下了举着萨克斯的双手,声音带着微微笑意:“是有些可惜呢。不过佳音易得,知己却难求啊。”

“中华古籍曾有伯牙子期共鸣高山流水,我们如今却因一首悲伤之曲相遇了。”木间笑笑。

对方笑而不答。转身消失在阴影里。

木间有些讶然。

不过几分钟,那人自通道口款款而来。月容满面,笑意盎然。

 

“今天听了阁下的演唱,真是惊为天人。”两人坐在观景区,入江开口道。

“承蒙赞誉。”木间倒也不谦虚。

入江想起资料卡上所写,木间与天野均是毕业于知名音乐学院的学生。两人同级,可谓关系匪浅。

“听阁下的音色与技巧,如此年轻就有如此造诣前途必定不可估量啊。”

从一个人内心最迫切的欲望入手,一步一步激发他的原始欲望,使他一步一步展现本质。

然后,就是剥开伪装把真相公之于众的时候。

 

“呵呵,我已经不年轻了。”木间有些惆怅地叹气,语气中也掺杂了丝丝仇恨,“我已经毕业六年了。”

“这六年,是在深造吗?”

“不,是在谋划。谋划夺回我应有的。”木间神秘地笑了笑,并不多言。

“不瞒你说,艺术圈和商业圈从来都是沆瀣一气的。”木间端起了桌上的香槟酒,“当初考上艺术学院,我本来以为可以安安静静得唱自己的歌。但真的进去了才知道,原来,台上的光鲜亮丽遮盖不了那些乌烟瘴气。”

入江做惊讶状:“有这回事?”

木间微微眯眼看向他:“怎么?听你的演奏,我以为你也是艺术家,难道你不知道?”

入江避重就轻:“实不相瞒,我是个心理医生。萨克斯只是我从小的爱好。”

“哦,那真好,你还是可以演奏纯洁的音乐的。”木间自嘲式地笑笑,“而我,就只是苟延残喘了。”

 

说的的确没错,利欲熏心者,所求的不可能再是干净纯粹的艺术了。

 

终究回不去。

“是……久保先生吗……”入江装作小心翼翼地样子问。

木间看了他一眼,伸了个大拇指,然后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其实我真的不喜欢白兰地,我喜欢的从来都是香槟。”他喃喃自语道。

“因为是久保,所以天野沫月才必须死,对吧?”入江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海上的夜风像故国的歌谣,呢喃婉转又清爽干净。

木间和入江就这样沐浴在月色里,相对无言。

“你什么意思?”木间冷冷道。

“难道不是吗?”入江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陷在了柔软的椅子里,“你们两个是一个大学的同班同学。在校期间你一直是出类拔萃的尖子生,当时你被业内权威看好,是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但是毕业前夕,那件事让你被几乎所有权威放弃。”

木间的拳头攥得紧紧的:“闭嘴!不要提那件事!”

入江置若罔闻继续道:“然后,你的同学,一向只能算‘比较出色’的海崎黎文却变成了黑马。一路蹿红,成为当代爵士乐演唱者中的翘楚。“

“是他陷害你的吗?“入江的身体微微前倾。

这是一个逼问的姿势,被提问者会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压迫与压力,从而打乱其原有的伪装逻辑。

“那个魂淡!“木间突然爆发,手中的香槟酒杯直直的飞了出去,在甲板上铺出一片光芒,”都是他!是他害了我!“

“所以,你一定要他偿吱命,对吗?“入江抬起了下巴。

“你知道什么?!“木间的表情变得疯狂狰狞,”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你知道他怎么变成那个样子的吗?他是自愿的!只要是那个人的命令他都会……“

 

入江觉得在月色下把红酒洒在爱人身上是一种情趣。

但鲜血在月光下掀了你一身,就是恶心了。

 

因为木间白喻的怒吼而震动的桌面还未归于平静,这个年轻人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他的发言。

以及,他的一生。

第一位人鱼化作泡沫,只为了成全他自以为的爱情。

第二位人鱼,沉入大海,却是为了求而不得的陆地。

 

手冢和不二并肩站在走廊上,房间里的柳生试图用加密途径和潜伏在船上的搜查二课取得联系。

不二伸了个懒腰,问手冢:“入江前辈自己去真的没关系吗?“

手冢的视线纹丝不动地注视着前方的海面:“没关系,虽然他个子不高,但他的格斗实力超乎想象。不管是冷热兵器还是近身格斗,实力都是深不可测的。“

“哦?深不可测?这怎么说?“不二有些好奇。

“他在档案上的评级都是最高级。“手冢说,”但是,他的实力远不止这样而已。他有所保留。“

的确,入江当年经历的都是大案,若非身手过人,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

“那我们是可以放心了?“

不二话音未落,硝火气味伴随着直线热浪高速而来。

不二反应没那么快,倒是手冢,一把揽过不二导向地面,并迅速扯到一个死角。

“柳生!注意隐蔽!“他一边说,一边把不二塞到死角。

虽然对身份暴露早有准备,但断断没想到对方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开枪袭警。手冢看看表,还有十二个小时船只就会靠岸,对方是想把他们在海上解决掉!

休想!

对方显然是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一排密集的子。弹急速扫射过来。船舱上一排弹孔,黑洞洞地好像天野沫月的眼睛。手冢飞快地扫视射击角度,立刻判断出狙击手来自观景台。

入江在那里!他怎么样了!

但情况容不得手冢再去想入江的情况了,当务之急是制服那个狙击手,否则他一定还会下手。手冢对不二耳语道:“影子战术。“

不二抬头看他,一双海蓝色的眼睛盛满了月光:“好。千万小心。“

月色如水,那我们就潜水而行。

利用影子造成对方的错觉,使对方无法正确判断目标的准确位置。这项战术需要两个人的绝对默契和信任,否则双方都会暴露在枪口下。

 

TBC

评论(4)

热度(26)

  1. Penny.FS『乾鲲』浓情淡如你 转载了此文字
    章一(1) 章一(2) 章一(3) 章二(1) 章二(2) 章二(3) 章三(1) 章三(2) 章三...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