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风多cp连载]从前事-7(下)

各位小伙伴抱歉,乾鲲近来身体抱恙。尽力更文,会有很多不足,望大家包涵。tag问题见前文。
…………………………………………
孙哲平赶到码头的时候,火已经基本被扑灭了,到处都是爆炸的碎片和火烧的痕迹。警队的车,救护车和消防队横横竖竖停满了码头,水一直溢到了街面。
孙哲平抬头看了看那艘破败不堪的货轮,黑漆漆的像是一个破败的棺材。
他摇了摇头,走向一边的救护车。

张新杰身上披着一块毯子,眼镜早就没有了,脸上都是黑色的痕迹,衣服破了不少,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一边的小护士在给他清理包扎伤口。喻文州揉着眉心站在他旁边,近处远处都是专案组的人,脸上都是一模一样的阴郁。

“你为什么擅自冲上货轮?”孙哲平走到张新杰面前站定,拍了拍手套,直截了当地问张新杰。
喻文州听见了,手从眉心放下来,出言阻止孙哲平:“孙哲平,你别怪……”
张新杰也不退让,抬起头来直视孙哲平没戴眼镜的眼睛清亮得剔骨:“我接受一切处分。”
“这不是处分的问题,张新杰。”孙哲平皱眉,“你的报告里必须详细还原所有经过,你迟早得告诉我们。”
张新杰垂下了眉眼,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医生陈果双手抄着白大褂的外兜走过来看了看他包扎的伤口,然后直起身对孙哲平说:“喂!能不能让我的伤号好好休息一下!审问犯人也是有保外就医批准治愈审讯的好吧?”
孙哲平看了看这位扎马尾的医生,对方挑了挑眉毛,扬起了下巴。
喻文州瘫了瘫手,意思是他也拿这位医生大姐没办法。

今晚注定是个不平静的无眠夜。

张新杰又看到了孙翔。
隔着屏幕,被五花大绑的孙翔满脸血污遍体鳞伤。在被鲜血黏住的碎发后,那双眼睛依然干干净净。
他笑着对张新杰说:“快走吧,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告诉他,忘了吧。”
然后是无边无际的火海吞没了一切。
他猛地睁开眼睛,汗水把被子都浸湿了。
借着月光,张新杰发现了坐在自己床边的人。

狙击组组长,周泽楷。

孙翔的前任上司,和,恋人。
最怕面对的人反而先来了。张新杰叹了一口气。

周泽楷见他醒来,表情没有什么波动,只是按下了床头铃。
护士走了进来,周泽楷也只说了几个字:“麻烦再拿一套衣服。”

的确,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湿透了。不换掉会着凉。

“张副组。”周泽楷终于说话了,“我只想问,你见到他了,对吗?”
言下之意,其他的我都不会关心。
并不关心你为什么出现在那里,为什么擅自上船,爆炸是怎么发生的,喻文州和孙哲平关心的一切我都不关心。
我只想知道,你见到了他了,对吗。

张新杰下意识想推一下眼镜,却直接按到了鼻梁骨。
眼镜早已在爆炸的时候掀飞出去了。

“那是个陷阱。”张新杰抿了抿干裂的嘴唇,“那个房间,是设计好的。”
“我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大屏幕上的孙翔。”张新杰的眼睛垂了下去,“他看上去不太好。”
岂止是不太好,卧底被发现,下场都很悲惨。苏沐秋到现在都生死无讯。
孙翔那个时候已经血污满身,难辨面目了。
孙翔似乎也能看见他。他被关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似乎和张新杰一样,是通过屏幕看到对方的。
孙翔看到了张新杰,露出了一个艰难的笑。
“韩文清正在和政界密切联系,他要往白道上转,还有,提防他逃出国去。
“查张佳乐,他有一个大的码头仓库,用来周转大型毒吱品交易。
“小心方士谦和王杰希。
“告诉他,忘了我吧。”

张新杰无法认真回忆那个场景,孙翔的每句话都伴随着嘴角的鲜血涌出。他更无法直面周泽楷,只能用自己的话在心里简短地概括孙翔提供的信息。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对周泽楷道:“他说,你,忘了吧。”

忘了吧。
你。我。

孙翔说完那一句话,又是一个微笑。
似乎还是那熟悉的样子,阳光,骄傲。
之后张新杰就被热浪掀出去了。

喻文州的办公室只开了一盏台灯,大块的阴影拼凑出了他的面孔。孙哲平完全站在阴影里,如果不是白色的背心,根本看不出那里有人。

“那是私人货轮,有安全许可。”喻文州捏着一页报告,“检测结果说是燃油泄露,明火误引。”
“私人货轮,张新杰会被起诉闯入私人领地吗?”孙哲平没什么表情。
其实这就是个陷阱。但最蹊跷的是,为什么张新杰这么草率地不等警方支援和指挥就这么上去了。

这实在不是他的作风。

“货轮的主人是谁?”孙哲平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一个普通的企业家。”喻文州回答,“他并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
“而且,关键的问题是,”喻文州指了指太阳穴,“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们是八方会的,同时,也没办法证明八方会与孙翔的失踪有关。”
他们现在甚至无法证明孙翔的身份。

一切只能等到张新杰的报告完成。在报告上交前,他什么都不肯说。
反常。
无论是世事还是人。
喻文州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翻滚的乌云,点点红灯,晦涩难辨。
“有大事要发生了。”
TBC
我是爱羊习习的,信我(笔芯)

评论(3)

热度(28)

© 乾鲲·飞鸟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