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TF】于无声处 章四(5)

爆字数爆字数(掐脖子)
终于要迎来特典期啦!!
亲爱的penny搭档,一起继续加油吧!

Penny.FS:

章四终章,希望有我要的惊心动魄的效果。(并没有QAQ


 @言茧燚赅-乾鲲 




章一(1) 章一(2) 章一(3) 章二(1) 章二(2) 章二(3)


章三(1) 章三(2) 章三(3) 章三(4) 章三(肉.番外)


章四(1) 章四(2) 章四(3) 章四(4)




章四 白色泡沫(5)


 


木间白喻突然死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剎那,入江心中一种不安感油然而生。


杀人灭口吗?


所幸身为警督的直觉与过去长久的训练,让他在短时间内判断出狙击的位置。


一共三位。


十点钟方向,七步距离;两点钟方向,十步距离;以及最后一位,四点钟方向,十三步距离。无论哪一种,入江知道自己已深陷他们中心。却听他们三人缓缓逼近。


入江双眼闪过冷冽的光芒。


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砰!率先开枪的是入江四点钟方向那一位狙击手,入江几乎是听声辨位,闪过子弹,却仍从脸庞划过,一条血痕,火辣辣的生疼。


那一瞬间,有人生跑马灯走过。


 


「收到了吗?刑事课的消息。」橘桔平低声道。


「嗯,他们那里出了一点状况。真糟糕,要不是天野的命案,他们的身分还不至于曝光才对。」柳莲二淡道。


「计划提前。我先跟柳生联系上,莲二,你想办法取得船只的控制权。」橘正色道。他顿了一顿,问道:「高桥前辈要的那些资料掌握了吗?」


柳淡笑道:「别小看我骇进数据库跟套话的能力喔。」


橘点点头,应道:「好了,分头进行。」


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并肩而行的他们,在某条长廊上,分开。


擒贼,先擒王。


 


手冢没有想到这个案子会让他与自己的同事暴露在危险下。


不幸中的大幸,是从景观台上的攻击暂时停了下来。


不对,是对他们甲板这里的攻击暂时停了下来。对方目标是他跟不二。


『影子战术』,没想到这一次与同事配合,居然是相隔这么远的距离,但正如上一秒才跟不二说的,他要相信入江前辈。


只是手冢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身为警探的本能,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异常敏锐,特别是知道对方要他们死的时候,更不会拿性命开玩笑。


可对方的来势汹汹,还没见到人,倒先看到子弹,直朝脑门而来。


 


黑暗中,手冢没有发现的敌人,不二却先看到了。


心已提到嗓子眼。


不行,他不能成为手冢的累赘。


可他又不能帮手冢,更无法提醒手冢还有四个人在甲板上对他与他虎视眈眈。


不二敏锐的听力,此刻却也只能看着手冢身曝危险之中,一点用也没有。


怎、怎么办,该怎么办。饶是聪明如他,也因第一次面临如此场合,而有些不安。


他还没想出对策,对方却已朝着手冢开枪,要提醒已来不及。


「国、国光!」不二终于喊道,惊恐无比。


 


有人突然敲了他的房门。他懒懒的道:「进来吧。」


来人,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身形高挑的男子。


那人连看都没看,便问道:「事情办的如何?」


来人开言道:「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那人笑道:「很好。事成之后,照合约规定,必定赏你。」他顿了一顿,又道:「除此之外,还有何事要报?」


来人笑道:「有。算是为了预先庆祝胜利的钟响,我端来了您的最爱。」


那人还没接话,房间内盈满白兰地的香味,令人心醉。


 


手冢是先看到脑门前的子弹,才听到不二的声音。


他身形一矮,躲过子弹,也辨认出对他发动攻击的相对位置。


未料却听到不二的声音。


「不妙!」手冢心中暗道。好不容易帮不二找了一个能藏身的地方都废了。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果真见到两名枪手朝不二出声的地方奔去,并连开两枪。


「周、周助,坚持住!」手冢顾不上其他,连忙喊道。


生死关头,他无法分身救他。他很后悔把不二卷入这个鬼案件。


 


入江心中冷笑了起来,真是把日本警方小瞧到了极致。


今晚月色很美。美的朦胧。


他这边,几乎是在其中一人对他开枪后,战争便开始。


又是一发子弹,瞄准自己要害射来。


正当对方胜券在握时,入江竟然朝第一位开枪者直奔而去。只是十三步的距离,转眼间对方便发现入江已来到自己眼前。


速度快到堪比瞬间移动一般。形如鬼魅。


「没人告诉你们步枪无法近距离作战吗?」入江冷声喝道。从掏出新南部M60樱花转轮手枪、射击对方四肢到抄枪,仅眨眼的时间便一气呵成。


入江知道自己已解决一名。


「没有,不过如果是枪林弹雨呢,那是不是就算近距离也没有问题?」其中一名枪手冷笑道。


另外两人,手上步枪,双双对准了入江。


 


不二打的却是另一个算盘。


这下针对手冢的战力至少少了一半。但他毕竟法医出身,低估了枪手的攻击性,加之他没警探训练,对危险感知不如手冢与入江敏锐,惟胜在灵敏的听力,才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两发子弹。


真的躲过吗?不对,侧腹的疼痛,他知道自己还是与子弹擦身而过。可也因疼痛,不二的精神力越发专注起来。


两人已经来到不二眼前。


枪口朝不二迎面而来,蓄势待发。


「凭你一个法医,劝你还是投降比较好。我们不想伤你。毕竟你可能会是我老板喜欢的类型。」其中一名冷声道。


不二想起天野身上的伤,浑身发冷。


对天野的死,他好像掌握到某种关键讯息。


 


「枪林弹雨,是吗?」入江道,提起十二分精神应对两人。光看对方的持枪姿势,跟枪枝,入江暗自思量。


温切斯特1897泵动式霰弹枪。入江只瞥了一眼,心中有了定量。唬人可以,但他可是擅长各项兵器的警探。


「试试吗?」另一名黑衣人道。


入江应道:「今晚月色很美,美的朦胧。」


只听砰!砰!两声。


入江闻到了血的腥味。


 


手冢未能分身顾上不二的安危,只好祈祷对方不会伤了不二。


身在战场,分神是大忌。手冢岂会不知。


不管,先解决眼前两人再说。


手冢心念已定,保命重要,已没有犹豫的空间。


两位黑衣人拿的是手枪,奥林匹克OA-93。他飞快的算了一下,接下来就等入江了。


今晚月色很美,美的朦胧。


却见其中一人一拳挥来,手冢双眼一瞇。


跟日本警方玩搏斗?嗯?


 


不二知道现在不得慌乱,特别是面对眼前两位枪手。


明晃晃的枪枝,在他眼前。威胁感倍生。


刚才已经让手冢分神片刻,同样的错他不能再犯。


「乖乖跟我们走,我保证不伤你。」其中一名枪手冷笑道。就算在黑暗中,不二无比精致的面容跟纤细清瘦的身形,连他看了都我见犹怜,何况是他们老板。


不二扬眉,轻笑道:「要不要试试在不伤我的状况下,拿下我呢?」


「劝你别这么做。激怒敌人不是明智之举,更何况还是挑衅。」另一名枪手冷淡的道。


砰!是一阵枪声。


不二感觉到侧腹的伤口在渗血。


 


「V.S.O.P,Very Superior Old Pale。产自法国干邑的白兰地,世界顶级。敬我们的胜利。」来人淡道。


那人笑道:「你真懂我。」转过身,看着来人,脸上挂着懒懒的笑容。手中拿杯酒待要喝下。


「紫罗兰与玫瑰的优雅。雪茄的闲情。你喜欢哪一种呢?」来人似笑非笑的道。


那人笑道:「能令人醉的那种。」说完,一口喝尽。


「是吗?」来人笑了笑,道。


五、四、三、二、一。


那人瞪圆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来人道:「路易十三,最适合你了。正是你的丧钟。」


 


入江已经懒的继续玩下去了。


却见眼前左手边男子身形一跪,刚才开枪的正是他,血的味道,是击中的证明。


「我说,老人的建议还是稍微听一下。」入江冷声道。趁着其中一名倒下的那一剎那,再朝对方太阳穴补了一脚。


步枪,确实不适合近距离战。另一名男子咬牙的想着。但放下枪枝更是智障。


手上的步枪枪口,始终瞄准入江。他错了。


入江的樱花转轮手枪,已不知何时对准了他的额头。


如果开枪,入江手上那把拥有绝对优势,更何况步枪的后座力肯定势必要双手持枪,他已陷入劣势。不管,与其被杀,也要拉着他垫背。


砰!砰!又是两声枪声。


当入江见到他的对手双眼闪过的决绝,却下一秒在自己眼前跪了下来。


「动作太慢了。」入江冷淡的道。


「抱歉,刚耽误了一下。」柳生歉然道。


「二课那边办的如何?」入江问道。手上没闲下来,与柳生一人一把步枪。


「收网了。在橘警探的控制中。」柳生应道。查看一下弹匣,上堂。与入江的动作如出一彻。他顿了一顿,正色道:「报告长官,我这边十发子弹。」


入江道:「我八发。但够了。现在是要帮手冢解决杂鱼的时候。」他微微一笑,扬眉道:「柳生,别打歪了。」


柳生笑道:「那当然。」


两人枪枝双双对准甲板。


今晚月色很美,美的朦胧。


 


手冢仅是余光瞥见景观台,就知道下一秒要发生的事。虽然日本警方柔道锻炼少不了,但没想到对手也是厉害的角色,与他一时间难分高下。


只是对方还来不及反应,见手冢身形一矮,护住要害。接着是一连串步枪的子弹打了过来。


两人脸色一变,顾不上这么多了,警方也拿命在拼。一人一枪,擦中手冢的左臂跟左肩。


手冢则趁着他们开枪时,尽管带伤,还是在极短的时间,透过入江与柳生枪林弹雨的掩护下,成功抄了两人的枪枝,并且以柔道制伏。


可现在不是看成果的时候,手冢直接补上两脚,专攻两人太阳穴直接把对方踢晕。


可他正想站起,左手的疼痛让他冷汗直流。


才发现自己已经带伤。


不、不行,不二不能有事。


手冢有些担忧,不二在暗中,他根本无法远射开枪。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却见不二在的位置寒光一闪。


 


原来利用刚才动静突围成功的人,不是只有手冢。


不二也利用混乱趁势夺枪。虽然手法没有手冢熟练,但也够利落。


手冢似乎听见枪枝落在甲板上的声音,便往不二的方向赶去。中间再度制伏其中一名枪手。正要帮不二,然而手冢发现自己不必帮了。


月光下,不二苍白的手拿着柳叶刀,抵在另一名枪手脖子。冰冷的声音传来:「既然知道我身为法医,就该晓得我多跟死人打交道,要试试看吗?」


手冢见机不可失,几乎是不二一语落下,便出手制伏了。明明知道自己手伤,但面对不二生死存亡,他已顾不上那么多。


不二见状,知道他们的危机已暂时解除,便松了一口气。可腹部传来的疼痛,身形一晃,眼看便要倒下。


手冢连忙上前扶着不二,温颜道:「哪里受伤?让我看看。」


不二冒着冷汗,苍白着脸道:「不碍事。你的伤比较严重,我先帮你处理。」都看到手冢的伤在渗血了,他还顾着他。


手冢抱着不二,不二也任由手冢抱着。


感觉着对方的心跳,他知道了,他也知道了。他无法失去他,他也一样。


 * * *


 几乎是算准了时间,船渐渐靠岸。


柳生确信自己没看错,他在甲板上看到一个人影,对他邪魅一笑,便消失了。正想转头问入江有没有见到时,入江早已离开观景台。


这么大的动静,警方与久保号保全的激战,宾客们怎么会不知道。


停靠东京湾的时候,在警方的协助下,众宾客顺利的下了邮轮。警方则带走久保号三位重要的人。天野沫月、木间白喻,以及最重要的,搜查二课最大的目标,久保辽垣。


前面两位都是尸体,是破案关键自然是不二要求。而久保辽垣下船的时候,神情依旧倨傲。最后被橘警探押进了东京警视厅。


当天,各大媒体版面是久保辽垣下船被橘押着的那一幕。


手冢、入江与不二虽带伤,好在不二处理的当,经包扎后,入江与手冢伤的不算太重,便稍作休息。只有不二一下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跟千叶市立医院借了房间后,直接验尸。有了医院器械的帮助,他的验尸报告很快就完成。连续数小时的工作,加上腹伤,等入江与手冢等人来找不二听报告的时候,不二已经累到无法站立,双眼仍是十分有神。手冢正想劝不二休息,却被不二拒绝。


「抱歉,请容我坐着跟你们报告。」不二边说,手仍捂着复部的伤口。


「但说无妨。」入江简短的道。


除了入江,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不二淡道:「至于木间,虽说身上的伤也是久保所为,但他仍有挣扎过。我只能猜测,木间是不是天野死后而取代天野位置的人。」


不管是木间还是天野的死,几乎是罪证确凿,久保辽垣都逃不过。更重要的是,搜查二课手上还有另一张王牌。


橘对着入江正色道:「入江警探,我谨代表搜查二课向您致谢。谢谢您与同仁的支持,使本次任务得以顺利完成。」


「橘警探客气了,若非有您们在邮轮上高超的藏匿技巧,单靠我方也无法完成任务。」入江也正色道。


两位长官握手,有种惺惺相惜之感。之后是橘与柳两人先行回去找高桥前辈报告。至于入江也说他们要赶回去警视厅呈报给博源前辈,入江想了想,拉着柳生先离开,表面上丢了一句话说要给手冢和不二稍微休息再回警视厅就好,柳生却嗅到不平凡的味道。


手冢看着不二煞白的脸色,担忧的道:「不二你…。」他看着不二似乎累到随时能晕过去,有些心疼。


不二轻笑道:「国光,你都叫我名字了,还要继续叫我『不二』吗?」


手冢一愣,不动声色的笑了出来,从善如流的道:「周助,睡一下吧,我陪你。」


 


久保的案子审的非常快,几乎是在代表刑事课的博源与二课的高桥将报告送上去后,便以惊人的速度审完。也难怪,身为重大金融罪犯与牵扯到刑事教唆杀人案件,不可不慎。


久保辽垣,从上一秒的倨傲贵族,下一秒变成狼狈不堪的阶下囚。


其中在入江的反复交叉询问下,久保也招了,木间与天野身上的伤,都是他所为之,而天野之死,也是他请人杀的。


「你问我动机?一个是工具,一个杀人灭口,不就够了吗?」久保疯狂的笑道。


要不是入江心理素质优异且精通犯罪心理学,绝对会被久保疯狂的笑容震的不寒而栗。入江微微一笑,道:「我没想到一个久保企业社社长的兴趣这么特别。你觉得把这些公诸于世,会有什么样的回响?」


久保挑眉笑道:「入江警官,你好像没有真正了解到艺术圈与权贵圈之间的关系吧。艺术圈需要依附我们权贵圈金钱权势而存活,而我们权贵圈更需要他们来风庸复雅。只不过是各取所需,有什么好讶异?」


入江皱眉,真是混乱的圈子,他完全不想了解。


久保凑近入江,哈哈一笑,道:「你知道天野也好,木间也好,刚来找我的时候,都卑微的可怜,让人想要好好疼爱一番。就算想藉助我在艺术圈取得地位又如何,自然要拿些东西来换。而他们仅有的,正是那端丽的外表,这对我而言就够了。」他顿了一顿,恶笑道:「顺便跟你们家法医说一声,他比天野跟木间更漂亮,若能做我的收藏就更棒了。」


入江眉头一跳,恶寒了一把,冷淡的应道:「就算你今日不是犯人,我都劝你打消这念头。」这话要是被不二听到,大概会被对方拿来当活体解剖对象,另外不二头顶那两只更不是好惹的主。


「最后,入江警官,有机会的话可以试试看白兰地,芬芳迷人,你会喜欢的。」久保顿了一顿,又懒懒的笑道:「你放心,我很快就会从监狱里出来。真是让你们浪费这么多时间抓我。」他笑的自信,笑的疯狂。


 


警视厅却来了一位女子,说是要找不二。因不二身上有伤,手冢怕不二太累,便陪着不二去了会客室。对方是一位年约三十初头岁,有着与天野沫月有着神似五官的清丽女子。正是天野沫月的胞姊,海崎黎瑛。


海崎黎瑛叹道:「不二法医,谢谢你联络我。还能让我将胞弟的遗体带回去。」


手冢与不二对看一眼,天野沫月的死法,太残忍也太难过,他跟他都没有勇气对海崎黎瑛解释真相。


海崎黎瑛抬起头,双眼红红的,显然刚哭过。


不二轻声道:「海崎小姐,请您保重。」好像只能说这一句,什么安慰的话他已说不出来。


海崎黎瑛颤声道:「我其实已经知道了,弟弟他…不正常的关系。可是我却未能阻止他。会发生如此悲剧,我早该要料到的。」那双杏目,留下两行泪。


手冢犹豫了一下,终究开言问道:「海崎小姐,真不好意思,请问您知道木间白喻这号人物吗?」


海崎黎瑛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道:「木间白喻啊,是个有才华的孩子,可能比舍弟还要有才。可是运气不好。在学生时代与舍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过去曾见过几次面。」


闻言,手冢与不二均是一滞。他们要怎么开口其实天野沫月就是木间白喻杀的?这个真相,太残忍,残忍的让人难以揭露。


未料,海崎黎瑛像是鼓起勇气般,迎上手冢与不二的视线,突然道:「有一件事我希望手冢警探与不二法医能够对我坦承。」


手冢与不二点点头。既然家属已经有要面对一切的准备,他们自然不会相瞒。


海崎黎瑛正色道:「舍弟的死,跟木间白喻及久保企业社社长有关联吧。」一问出口,海崎黎瑛发现自己的心跳非常快。


会客室静默良久,终于由手冢出声打破沉默:「对。」


然后手冢与不二没有看错,海崎黎瑛那双眼,闪过一丝黯然。


海崎黎瑛轻声道:「是吗?那我明白了。」那就没办法了吧…实现那所谓的,正义。如果对方真的是久保企业社社长的话。然而她没有想到不二接下来的话。


不二正色道:「虽然针对天野沫月的死这一案我不能给你太过笃定的答案,但请不要放弃我们,过不多久,指不定有你想要的结果。」


海崎黎瑛一愣,看看不二再看看手冢,终于笑了出来:「好。」那两人的双眼,皆是清澈如镜,温和如水。


送走海崎黎瑛,手冢倒了一杯热茶给不二,叹道:「这样好吗,对她这么说。」


不二耸耸肩,轻笑道:「没什么好不能说的,接下来就是真田前辈的事了。」


手冢点点头,应道:「好,无论如何,我陪着你。」


 


久保很快就被送入监狱,但也是在当天下午,付了二十亿日圆的保释金,出狱。他出狱的当天,阳光特别晴朗,彷佛象征他迎向那条自由的康庄大道。


还有什么事是用钱搞不定的?久保觉得心情异常的好。以至于他都没发现这次送他出狱的,跟押他进警视厅的是同一位警官,橘桔平。


「久保先生,恭喜你出狱。」橘正色道。


久保不屑的笑道:「哼,花了这么多时间审理,最后还不是拦不住我。」


橘没有接话,直到领着久保到警视厅大门口,才淡道:「目前状况是这样。但我忘了跟你说,我们警视厅有两个人要送你。」


久保皱眉,这些人倒底是要做什么?然而等他真的要离开警视厅时,见两个修长的人影站在他面前。


柳开言道:「两件事,由我先跟你说第一件。久保先生,你的公司包含你名下的存款,全都冻结。唯一没有冻结的,是支付二十亿保释金的三井银行活期存款账户。」


久保瞪大双眼,但他的惊讶还没有结束。


另一名来送别久保的人则是真田,只见他递出一只信封,正色道:「第二件事情,你心知肚明,我就不多说了。这是法院传票。请你找你认识最厉害的律师,三天后,我们法院见。」


久保脸色丕变,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不远处,这风景却收尽了手冢与不二的眼底。


「真田前辈真是太帅了。」不二掩嘴笑道,他笑的直不起腰。


「…我们竟然在一旁偷看。」手冢苦笑道。不二说要来看,他拗不过他,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到处跑,只好跟了过来。


他握着他的双手,他手心的温度温暖宜人。


他迎上他的目光,他的双眼闪闪发亮。




天野沫月的歌声悲伤动听,虽然最终也如人鱼般化成泡沫。


可泡沫在消逝之前,它的清澈透明,只要有光的地方便能映出彩虹。


短暂的光芒逝去了,似乎就注定得在黑暗中长眠。


但如果愿意,那怕在何处,只要抬头,便能见到阳光。


 


章四 白色泡沫 END


-------------------------------------------------------- 


真心觉得动作片有够难写,但不得不写。


这时候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画手。


总之两人有惊无险度过这次,感情更进一步了(应该有吧?


谢谢大家看完。



评论(4)

热度(22)

  1. 乾鲲·飞鸟不鸣Penny.FS 转载了此文字
    爆字数爆字数(掐脖子)终于要迎来特典期啦!!亲爱的penny搭档,一起继续加油吧!
© 乾鲲·飞鸟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