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淡如你-2


下班前接到了明台的电话,对面的小少爷说话有气无力。
“阿诚哥,我晚上能去蹭空调和浴室吗?”
“学校不是有浴室吗?”明诚有心提溜他玩。
“浴室比外面还闷热呢。这根本就不是去洗澡,是去汗蒸了。”明台回忆了一下,龇牙咧嘴地说。
“行吧。我和大哥马上也要回家了,你到学校正门雕塑等我们吧。”
“谢谢阿诚哥!晚上我想吃西瓜冰沙!”飞快地说完就挂了电话。
切,听最后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之前的有气无力装得还真像。刚答应他的小灶要求就得寸进尺,就要西瓜冰沙。
嗯,看来还得去买个大点的西瓜。
明楼走进他的办公间,看着他抵着侧头笑。
“笑什么?热傻了,连空调也不开?”明楼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忙完了吗?我们回家。”
“都忙完了。刚才想着准备回家就关了空调,接了明台一个电话这才耽误了。”
“明台?又怎么了?”明楼低头看明诚给台历本的标注,听见这话抬起头来。
“为什么要用‘又’字啊?”明诚笑,“小少爷想去蹭蹭浴室和空调,咱一会儿从正门走,捎上他。”
“他那些小毛病小脾气都是你和大姐这么惯出来的。”明楼没什么表情,也没法让人看出他现在真实的情绪,“怎么这么多学生,没空调大浴室都受得了,就他不行?”

长兄如父,明楼着实严厉。
明诚笑而不语。
他三年前在巴黎大学读博士,明楼那时候已经是副院长,工作繁琐家务混乱,放着微信不用经常打电话,时常嘱咐他别心疼花钱,别老想着打工影响学习,写论文也要记得吃饭睡觉怎样怎样的。
这双重标准啊明先生。
有一次提起来这个事,明楼不以为然:“这个标准取决于当事人本人的自律程度。”

这解释似乎无懈可击。

到了学校正门,看见明台大剌剌地套着大T恤宽筒短裤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可能是天热的缘故,整个人都有点呆滞。
明诚降下车窗一招手,明台脸上露出了一种华莱士呐喊“freedom”时的表情。
明诚和明楼都一个恶寒。

明台开了空调之后欢天喜地一头扎进浴室。明诚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切开西瓜榨汁做冰沙。
明楼换了衣服走出来,看了看空调:“温度怎么高了?”
“明台不爱吹头发。湿着头发吹空调会感冒。”明诚低头做冰沙。

吐息喷在耳侧,明楼的手环上了他的腰:“啊,为了这个小家伙,调空调做冰沙,连我都顾不上了。我感觉我的家庭地位急剧下降啊。”
明诚被他弄得痒,伸手想推他:“你别闹,都这么大人了还吃小孩子的醋。”
“嗯,明台就是传说中的‘熊孩子’。下次我会和他导师说说,毕业论文多挑挑刺。”
“公报私仇啊明先生。”明诚失笑,“那我下次可得小心,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你,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我就是你的直属领导,我会直接处罚的。”
那个吻落了下去,化成蝴蝶,飞跃整个炎热的夏天。
TBC
大概就想写一写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常。傻黑咸的乾鲲嘛。

评论(4)

热度(30)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