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风多cp连载]从前事-9(上)

从前事-9(上)
————————————————
第一大cp终于碰面了!抱住自己大哭。
————————————————
叶修是被苏沐橙从床上拖下来的。
“你没事吧?”苏沐橙蹲了下来,看着叶修用手捂住脸。
叶修从没有过起床如此困难的时候。
“不,没事……”叶修的声音听上去不是没事,但他很快翻身坐了起来。黑眼圈晕开一片。
“也许我该帮你请个假?”苏沐橙转身走出去,过了一小会儿拿了个体温计过来,“量量体温吧。”
叶修没说话,乖乖地把体温计夹到了腋下。
挥之不去的梦魇。
拿出体温计看了看,苏沐橙嘟哝着:“看着体温倒是没什么事……可我看你精神很差,我帮你请个假你在家睡一觉吧?”
“不睡了,越睡越累。”叶修站了起来,“我马上就换衣服。”
“早餐是头汤面哦。”苏沐橙挥挥食指,“包您满意。”
啊哈,苏州特色小吃,头汤面。苏沐橙拿手手艺,以前他们吃腻了外卖和速食面,他们就想办法自己弄点什么吃。后来苏沐橙做头汤面做得纯熟美味,苏沐秋就几乎不再吃别的面。
叶修想着,还是笑了。
至少还有故人在身边。

早上上班,刚进大门就接到冯局的电话。苏沐橙调侃他:“肯定是复职后例行教育谈话。要我借给你耳塞吗?”
叶修做了个西子捧心状:“都这么多年了,都进化出自带耳塞了。”
“那你自己消化吧,别回来传达了。”
说完,苏大美女做了个鬼脸,拐进了办公室。
叶修有种“女大专坑哥”的感觉。

叶修走进冯局办公室,冯局看着他直笑。
“给你根烟抽不抽?”冯局笑呵呵地开口。
“哈,冯局,今天下红雨了?”叶修伸手。
“当然没有。我只是测试一下你有没有戴耳塞。”冯局收起了笑脸,“不过确实有个惊喜要给你。”
“什么啊?”叶修懒洋洋地说。
“来见一下老战友新同事吧。”
魏琛穿着一线警员的衣服,敲开门敬了个礼。
叶修看着迎着光站立的魏琛,有刹那间的恍惚。

张新杰交完了一份并不怎么详细的报告,喻文州瞪了他很长时间。
“他真的是避重就轻。”喻文州皱着眉问孙哲平,“他为什么连我们都隐瞒?”
“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孙哲平抱着肩,“但我认为我们可以相信他。”
“我并不是怀疑张新杰。”喻文州摊开了手,“但他现在是想单干。”
“你现在着急没用。让黄少天注意他的路线。还有,刘皓的事调查得怎么样了?”
“做得很干净,”喻文州无可奈何,“我们在他家里找到了一些来自属于八方会的一家夜总会的汇款单。”
“夜总会?”
“表面上是夜总会,实际上是个情报集散站。”喻文州道,“刘皓肯定参与了情报交易,但是交易对象和内容根本查不到。”
“黄少天也查不到吗?”孙哲平问。
“查不到。”喻文州点点头,“这种交易都是人工传递的,计算机没有切口。”
“他真的是死于自己的枪吗?”
“没错,弹道测试和尸检都显示那颗子弹来自他自己的配枪。”喻文州说,“而且只有他自己的指纹。房间没有任何外来入侵的痕迹。”
“你觉得他会是自杀吗?”孙哲平讽刺地笑笑。
“我们怎么觉得没用。”喻文州对他话里的刺无动于衷,“证据怎么说才有用。”

包荣兴拍着方向盘大呼小叫:“哦哦哦例行巡街开始啦!”
张新杰一脸惨白地握着把手:“你们平时巡街都这样吗?”
乔一帆也脸色惨白:“不,今天第一次让他开车。”
“我后悔了。下次再让包子开车我宁可纯走路。”苏沐橙把帽子摔在了车座上。
终于到了街头,乔一帆迫不及待地跳下来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你得有一阵子没巡街了吧?”苏沐橙戴好帽子,整了整头发。
“是有一阵子了。叶组倒是常巡街。”张新杰扶了扶眉心,“我现在闲了下来,巡街锻炼吧。”
苏沐橙笑了笑:“很锻炼身体的。你看我每天都吃这么多,一天巡街下来一点肉都不长。”

韩文清坐在茶楼的二楼雅座,手里的是上好的正山小种。
那天张新杰上了那搜货轮,就是因为看见了他。
韩文清低头看着张新杰。

TBC

评论(3)

热度(17)

© 乾鲲·飞鸟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