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黑咸的日常·关于噩梦

傻黑咸的日常·关于噩梦
#预警:作者深井冰#
#作者真名是乾·韩张就是命·鲲#
#在作者这里,养病=偷懒#
————————————————
喻黄的场合
喻文州是个心里放得住事的人,他从不是个会把情绪完全晾在脸上任人揣摩心理的人。
所以在蓝雨众人眼里,喻文州是个非常强的人。
但作为他的“骑士”,黄少天知道,喻文州也会作噩梦,也会突然惊醒,也会惊慌。
人在睡眠中会保持一种相对放松的状态,在这种时候噩梦会给脆弱的神经以打击和伤害,人就有可能表现出平时不会出现的一面。
黄少天第一次偶然发现喻文州做噩梦是一次喻文州生病,早早地回房间休息了。训练完后的黄少天想去看看队长,摸进房间后发现喻文州坐在床上。
“队长你醒了?”黄少天伸手开灯,“烧退了没有啊队长你居然也会生病啊吓了我一跳呢还难受吗要喝水吗要不还是吃个消炎药吧虽然有副作用但是退烧快啊……”
打开灯之后吓了一跳。
喻文州坐在床上,神情有点呆滞,完全没有平时运筹帷幄胸有成竹的从容镇静。
“队长你……怎么了?”黄少天瞬间刹住垃圾话,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
“不,做了个噩梦……”喻文州还是很呆滞的感觉。
“那我陪着你吧。做了噩梦也不用担心了,我会叫醒你。”
“好……”喻文州乖乖地躺了下去。
黄少天看着这样的喻文州,突然觉得脸有点发烫。
#我是喻黄党#
#可逆的不是真爱(叉腰)#
#就想写一个心不脏的喻队哼#
…………………………………………
楚苏的场合
苏沐橙觉得自己在快速下坠,下面是无底的黑暗。她拼命伸出手去抓住什么,却还是无法停止地向下坠去。
突然一切戛然而止。黑暗像雾气一般渐渐散去,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沐橙。醒醒。”
睁开眼睛一看,楚云秀正抱着自己摇晃,自己刚才无意识抓得那几下把她的睡袍都扯掉一大半。
“做噩梦了吗?”楚云秀看她醒来也没有放手,“刚刚就一直在哭。”
“嗯……”苏沐橙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楚云秀翻身把她整个抱进怀里,苏沐橙觉得自己的视线里全是她,闻到的全是楚云秀身上淡淡的香味和烟草的混合。
“别怕,我在呢。睡一觉就会忘记了。”
#百合糖就是好吃哼#
#脑补一下楚姐姐的香肩外露——啊一个卫星射线击中了我#
…………………………………………
双花的场合
张佳乐做过一个噩梦,梦见落花狼藉与百花缭乱成为敌人。
醒来以后孙哲平说,想什么呢,不可能。
所以后来霸图完胜百花的时候,张佳乐把水淋在头发上,想:还好不是他。
#就是想给双花掺玻璃碴#
#这也是爱啊#
#早就说了作者深井冰嘛#
…………………………………………
方王的场合
方士谦说王杰希做了噩梦后惊醒时两个眼睛会变成一样大小的。

然后防风被王不留行追着打了一个多月。
#你真的有病啊作者#
#惹了奶妈还不吸取教训吗昨天被秀秀放生的不是你啊#
…………………………………………
韩张的场合
张新杰很少会做梦,噩梦更是少之又少。
他的一切都严格按照计划进行,无比严谨,无比规律。
但总有脱离预定轨道的时候。
韩文清回到房间的时候听见本该已经睡着的张新杰发出轻微的声音。
声音很轻,却很痛苦。就像猫咪的爪子在心上轻轻挠了两下。
韩文清打开夜灯走了过去,看见张新杰睡梦中皱着眉头,似乎很痛苦。
“新杰。”他握住了张新杰的手,轻轻晃了晃他的肩膀。
张新杰的眉头舒展开来,他并没有醒,但看样子是摆脱了噩梦。
韩文清看着那只修长好看的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再看看他的睡颜。
霸图的汉子都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韩文清俯身轻轻吻了一下自家副队的脸颊。
#什么你说太软了不够霸图硬汉?难道我要写啃一口?!#
#作者可是霸图本地硬汉#
#帅不过三秒的乾鲲对霸图献上了为数不多的正经时候#
TBC

评论(8)

热度(51)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