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风多cp连载]从前事-10

从前事-10
tag问题见前文
………………………………………………
张新杰回到巡街队伍的时候才发现不过十分钟而已。队伍里的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离开。
他回头看了看那个茶楼,表面波澜不惊。

“有什么收获?”邹远懒洋洋地靠在车座上。
“那个二五仔告诉我,林敬言手下的红人唐昊很久没出来了。”于锋把车在巷子里飚得飞快,“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唐昊……”邹远一个激灵一下子坐直了,“是个非常骄傲张扬的人,能力确实是有,不过早早地在道上放了话‘以下克上’。”
“这是大忌。”于锋笑笑,“当年的韩大佬可是一直引而不发,火候到时一举拿下这个话事人位子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被做掉了?”邹远看向于锋的侧脸。
“十有八九。”于锋一踩油门,车子飞进了警局的大门。

“那刘皓的事就这么结案了?”孙哲平噗嗤一声笑得无比讽刺,“太可笑了。”
“孙哲平警官。”喻文州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笑得很亲切,“我们是警察。我们用证据说话。”
“也许我真的该去那边混。”孙哲平伸了个中指,拎起外套就走了。

刚出门就被于锋的车惊吓到了。
假的。想让孙哲平受到惊吓,不存在的。

“这么着急?”孙哲平拎着外套打了个招呼。
“来点情报真不容易。”于锋挥挥手,“现在二五仔们都是铁板了。”
“喻文州在里面。”孙哲平摊摊手,“越来越像冯局。”
“婆婆妈妈?”邹远笑了笑,“孙头儿,不是喻组婆婆妈妈,是你一直太强硬了。”

林敬言撇去浮着的茶末,这是今年最后一茬新茶了。新茶老茶口感不同,喝得是个心态。
方锐吃着配茶的点心,吧唧吧唧地兴致很高。
林敬言看着他笑。
“你看着我笑什么?”方锐一口杏仁饼噎住了,半天才拧着咽下去。
“人说养东西看健康不健康就看食欲。”林敬言扣上了茶碗盖子,“看方哥儿这食欲,身体好的很呐。”
“我身体为什么不好?”方锐完全错过重点。
“清完唐昊的门户,还能这么平静。方哥儿是成大事的人啊。”林敬言还是斯斯文文地笑。
“林老大。”方锐拿着点心晃了晃笑道,“你们的大事和我的大事不是一码事。”
“哦。”
“为什么清理了唐昊的门户,我就要难受?”方锐一口吃下了那块小兔子糕,“我和他不对盘,你不是不晓得。”
“方哥儿啊,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了唐昊体面吗?”林敬言答非所问。
“别告诉我是因为善意,林大佬。”方锐一点也不给面子地笑笑。
“因为过去。”林敬言倒也不闪避不迂回,“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你要听吗?”
“林大佬,您又没老,干嘛急着回忆过去?”方锐想了想,“我就陪着你回忆一下过去吧。”

那真是一段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的从前事。
当年话事人还是陶轩。韩文清、林敬言、张佳乐他们都还是一道的地头大佬。
苏沐秋就是那时出现在故事里的。
苏沐秋进八方会的时候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来,他是个警察,就算被开除了警籍,也曾经是个警察;二来,这位前任警官苏沐秋是话事人陶轩的养子,是陶轩从内地带过来的,他的出现也许就意味着八方会局势的剧烈动荡。
这位有“污点”的“八方会太子”,就这么进入了八方会。
刚开始,苏沐秋因为面容被很多人轻视。但他很快就让整个八方会都知道了他绝不像外表看上去那般随和温柔:飞快地清了几个门户,飞快地搭上了泰国的生意线,飞快地拿下了其他小帮派。雷厉风行,果敢很绝。
那时八方会的局势开始剧烈倾斜震荡。韩文清这个本来已经被广泛承认的接班人的地位开始被动摇。

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天崩地裂。

一场大规模的交易进行的时候,警方突然出现,把方圆几十里围了个严实,瓮中捉鳖抓了八方会大队人马和泰国黄油。
内鬼。一定是内鬼。

好不容易飚路逃出来的人当即就要清理内鬼。结果一群满眼血红杀意的人当中,苏沐秋就像第一天走进八方会主堂那样,平静稳健地走了上去。

他那时一袭白衣,月容满面,眼神是无比的清亮,眉眼却坚毅无比。

那时竟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动一下。
然后,枪声响起。

从此,陶轩隐退。韩文清雷霆手段拿到原本就属于他的话事人之位,提拔自己的心腹,肃清那部分反对他的人。然后,带着元气大伤的八方会一步一步又做回来。
从此,苏沐秋变成了整个八方会一个埋于心口绝不能再提的伤疤。
从此,那段故事只停留在故人的回忆里,覆满了尘埃。

“警方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吗?”方锐听完了故事竟然噎了半晌。
“应该不知道。卧底的档案都会被销毁。从此他们都只是人记忆里模糊的影子了。”林敬言端起茶杯,茶还未凉。不觉笑叹,那段惊天动地的从前事说起来也只能是个故事了,竟然简短到等一杯茶凉的时间。

抬起头看了看流云。
终究,都是从前的事了。
TBC
最近身体状况不佳,感谢一直陪伴我的小伙伴。

评论

热度(14)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