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AU】向北一千二百公里

向北一千二百公里
倚天找到自己的高铁座位时距离发车还有二十分钟。不是靠窗的位置,他皱了皱眉。但看了看旁边空荡荡的位置,心下暗自庆幸。从魔都到帝都的一千二百公里旅程,可以独自一人了。

简简单单的浅色衣服,简简单单的行李,配饰只有手腕上的一串檀香木。耳机里是平缓沉静的古典乐,手上是一本浅色封皮的书。
向北一千二百里,独自一人,孑然而清淡。

但在列车行驶前的六分钟,他叹了口气。
一个头发火红的男人把背包甩在了座位上,重重地舒了口气。

很好,一个旅途临位,一个无法属于自己的靠窗座位,一个风风火火的的男人。
这是令倚天最无所适从的。

男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之后就从背包里取出了笔记本电脑,开始十指飞快地打字。倚天抬头看了看窗外,低头翻开了书。
正准备投入进书里,倚天突然感觉自己的袖子被人拽了拽。
男人笑了笑对他说:“打扰了,我不喜欢靠窗的位置,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和我换一下位子吗?”
倚天心里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交换位置的时候对方手腕上的檀香木钏碰到了笔记本的侧边,发出轻轻的声音。

倚天坐进去,翻开手上的书本,继续一字一句地读那本《太平广记》,耳机里换成了一支古琴和埙合奏的曲子。
动车上的冷气开得过足,他性素偏凉,伸手放下了卷上去的衬衣的袖子。
恰逢旁边的人卷起了暗色系的衬衣袖子,两个人不由得互相看了看彼此。
和对方对视一眼,有些微妙,但谁都没有开口。
列车开动,倚天低头继续看自己的书,对方继续噼里啪啦敲键盘。
他不经意间瞥了一眼,似乎是企业文件一类的。他看到了对方的署名——“屠龙”。
屠龙……倚天露出了不明深意的笑。
自南向北,沿路的植被、城市都是一点点的变化。倚天想起以前看过一部纪录片《一路向南》,导演一个人在美洲大陆一路南下,而自己这是在故国土地上一路北归。盛夏时节南方的潮湿闷热让他喘不过气来,大雨成灾,水汽粘在身上怎么也甩不掉的黏连感令人作呕。北方却也没有太好。“夏天只适合呆在室内。”倚天默默地想。
耳机里现在是首歌,歌手有空灵的声线,像深海里的暗流,将人的心紧紧卷住。屠龙敲字的频率变得不稳定,甚至开始出现长时间按删除键的情况。过了一会儿,屠龙平静了一下,合上了电脑,转头看向倚天。
“你也去北方?”
说完就觉得自己脸被自己打了,这个开端有点尴尬。
倚天却没有太大反应,他淡淡道:“对,回家。”
“北方……”
倚天转过头去,两个人直直地对视着,互相落入对方眼底。

我想和你讲话,你在我身边,我做不到若无其事地漠视和沉默。屠龙想。

倚天耳机里结束了一支简短却柔和清扬的曲子。他摘下了耳机。
“你喜欢《人类简史》这类的书?”屠龙把目光落在那本书上。
“嗯。”倚天把书翻了个,看看书脊。心里感叹这搭讪技术还是好烂,一点长进都没有。
“你自己一个人?”屠龙又问。
“对。”倚天在心里鄙视这个问题,但还是回答了。
“你的爱人呢?”
“他是个笨蛋,我把他扔在南方了。”倚天看也不看屠龙。
屠龙还是紧盯着倚天,完全不为他略不耐烦的态度所动:“可是你就这么出来,他不会担心嘛?”
“为什么要担心,我一个大男人,还能丢了不成?”
“那不好说。你这样的很容易被人拐跑的。”屠龙无比认真地说。
倚天一脸淡漠地看向屠龙,屠龙分明从他的表情读出了“你是白痴吗”的意思。
“诶我是认真的。”屠龙转身变成了牛皮糖,干脆半转过身子面向赤倚天,“你们两个吵架了?”
“对,他认为我们两个没有太多在一起的时间。但他分明比我还忙。”倚天觉得自己大概无法拥有一个平静的旅途了,破罐子破摔合上了书决定专心面对他的问题。
“但没准他其实是时刻在想你的。”
“这点我不否定。”
“那有什么不能解决的?既然能在一起这么久了……”

列车到站,倚天和屠龙同时站了起来。
“所以,你来北方是干什么?”倚天的眼睛含着笑意,但表情还是平静淡漠的。
“回家啊。”屠龙看着他,伸手抚了一下他冰刃般的眉毛。
“那你为什么就带这么点行李?”
“我预测到下车的时候要带个大件的回去,所以就没什么也没带。”屠龙摊手,笑得无辜。
“哦……”倚天若有所思,转头就走。屠龙摸了摸鼻子,跟了上去。
END
…………………………………………
作者是个废柴,不管原作是啥设定我都能掰扯成傻黑咸的现代AU。
可是我会写古风,也会写情节文,但我不会写古风情节文啊QAQ
古风尤其是武侠小说比港风还难写QAQ

评论(6)

热度(49)

© 乾鲲·飞鸟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