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TF】于无声处 章五 (4)

看我纯洁无辜温柔可爱的眼神,我哪有整你【乖巧.jpg】
啊啊啊不知不觉都那么多字啦!一定要继续写写写!一定要出本儿啊好开心!

Penny.FS:

章五终章,真心觉得这个案子难写。QAQ


咸鱼你是不是在整我(泪


 @乾鲲·飞鸟不鸣 


章一(1) 章一(2) 章一(3) 章二(1) 章二(2) 章二(3)


章三(1) 章三(2) 章三(3) 章三(4) 章三(肉.番外)


章四(1) 章四(2) 章四(3) 章四(4) 章四(5)


章五(1) 章五(2) 章五(3)




章五 罪恶共鸣 (4)


 


芥川安和的病房内,笼罩着低气压。负责观察芥川安和的人,此刻情绪异常的糟。


「让我出去!医生,请让我出去!」芥川恳求道。他知道自己在病房多待一刻,宫本宇就会多担心他一分。


幸村头也没抬,依旧低头看着报告。他的情绪糟糕到了极点。早上因为这案子让他跟不二疲于奔命的检查学生们的状况,然后又顺手把芥川安和从鬼门关救回来,接着回东大医学院授课,匆匆用过午饭后,又被入江找来说什么因为是个案希望幸村东大医学院大教授可以亲自出马查看芥川安和的状况。


「医生,算我拜托您,请让我出去!」芥川焦虑的道。他尽量无视于幸村浑身上下散发那种沉重的压迫感,持续恳求。


不晓得第几次,幸村才终于从报告上移开视线,抬头漠然的看着芥川安和,冷声道:「你吵的我头疼。再吵,信不信我为你施打镇定剂?」


明明是微笑着说出那段话,却让芥川安和一阵悚然。可他仍旧脸色苍白的回瞪着幸村。


幸村想起第一次见到不二的情形。但话又说回来,十个芥川安和跟十个宫本宇人加起来,都不及一个不二。他又继续低头看着报告,内心却盘算着下午的课要不要请助教代课的时候,芥川安和病房的门却被打开了。


「幸村前辈,让我接手吧。」不二灿笑道。


幸村闻声,抬头一看,见到不二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他挑眉道:「你中午去哪里了?没吃饭又喝黑咖啡,等等闹胃痛不要找我拿药。」


不二佯装没听到幸村后面的话,仅应道:「我刚从宫本宇同学那里赶过来。他们真有两把刷子呢。」一个让入江动怒,一个惹的幸村炸毛。只是两人好修养没在外人面前展现出来,却逃不过不二的双眼。


幸村道:「宫本宇?那边状况还好吗?」


不二正色应道:「在病房。」


芥川安和一凛,脸色微变。不二的回答仅三个字,让芥川安和脑海中闪过无数可能发生的画面。


关心则乱,以至于芥川安和根本忘记宫本宇不可能会有事。他完全忘记了。


幸村显然感觉到芥川安和的情绪,冷声道:「你与其有时间关心你同学,不如顾好自己。」他将手上报告一把塞到不二的手中,又道:「还有,顺便提醒你,来接我班的那家伙,专看死人。」


芥川安和皱眉,看着不二跟幸村。


不二迎上芥川安和的视线,轻笑道:「前辈说的没错喔。」


幸村看了看时间,他又要赶课,没空跟不二与芥川安和废话。顺手把门带上,大步流星的离开病房。


房间内沉默半晌,直到芥川安和开口,他颤声道:「你说宇在病房,是真的吗?」


不二微笑着点头。他也不算说谎,宫本宇确实被入江留在病房,可他捕捉到芥川安和的神情闪过一丝困惑与一丝担忧。不二不再去看芥川安和,而是低着头看起报告,神情越发认真起来。


幸村塞到他手里的那份报告,不二不是没有看过,只是幸村不愧是东大医学系大教授,在报告上以蓝笔用力的地方,立刻吸引他的注意。不二毕竟是幸村带大的,对方的想法就算不用化成文字,也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至于宫本宇和芥川安和,双重确认,他们关系确实不凡,剩下的,就等手冢那边传来消息。他要先安顿好芥川安和。


「你能放我出去吗?」芥川安和问道,看不二笑的亲和,或许对方比较好讲话,他保持着姑且一试的心态问道。


不二淡淡的应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前辈头痛了。」他顿了一顿,抬头迎上芥川安和的目光,定定的望入芥川安和的目光,正色道:「你的命是前辈救回来的,我可不希望有轮到我看你的一天。」


芥川安和一滞。对方好像看透了他。


不二按了服务铃。没多久,病房内出现两名携带针筒的护理人员。


「你打算做什么?」芥川安和惊道。


不二柔声道:「你好好待在这里吧。他们只是为你施打镇定剂。我还有其他事要办。」接着他交代护理人员一些事情。


芥川安和在昏睡之前听到不二说的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好好看着他。绝对不能让他离开视线。」接着眼前一黑,他再度昏睡过去。


不二离去前,看了芥川安和最后一眼。刚刚他在他眼里看到寂寥。


如死一般的寂寥。


 


手冢与柳生两人飞快的看着学校提供的数据,再加上他们本身所有的信息网。调查的过程中,电话却响了起来,是不二打来的。虽说他与柳生已在调查化学竞赛的四位候选人,但几乎是不二的这一通电话让手冢与柳生瞬间减少调查其中两人的必要。


「周助,你还在东大附医吗?那边有什么新的发现?」手冢急问道。


不二不急着回答手冢,而是道:「你先说说你跟柳生目前的进度。」


手冢便将化学竞赛四位候选人的事情说给不二听。但还没说完,却已被不二打断。


不二简短的解释他与入江发现了芥川安和与宫本宇两人的关系,那种超乎寻常的在意与关心。另外就是,他交叉比对报告的内容。不二正色道:「山口慧智与小林木知基本上已经可以排除嫌疑的范围。」


手冢点点头,应道:「你是说,除了甲苯,化验结果还有另一个原因,导致学生们沈睡未醒?」


不二笃定的道:「对,我想我错了。因为那个物质剂量太少,且要不是幸村前辈质疑并且出面借到东大附医更精密的机械,我们几乎验不出来。简单说,学生们的昏迷,不是单单吸入甲苯,而是误吸一种特殊物质,仅需一点的量,便能让人陷入沉睡。」他理了理思绪,又道:「该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在试验新开发的药。」


当时幸村在报告企图所传达给不二的讯息是这样的:「如果只是甲苯,学生们不可能昏迷这么久。」


闻言,手冢与柳生不安的对看一眼,新开发的药?是在做什么?化学实验?拿全校学生当实验母体?有没有想过任何可能?


「不二,请你再说的详细一点。」柳生正色道。


「你所说的那两位同学,我与幸村前辈看了他们的化验报告,两人身上都验出了那项物质。」不二正色道,顿了一顿,续道:「但是有趣的是,芥川安和同样也验了出来,可尽管体质偏弱,却是所有同学们当中最早清醒的一位。你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吗?」


手冢皱眉。如果新药可以让人沉睡,那有没有可能是⋯他灵光乍现,道:「你是说,芥川安和早已服下保底的药?」


「答对了。」不二道。他沉默半晌,又道:「剩下的,我在芥川安和身上搜到了随身药物,已经正在化验物质。等有最新的进展再跟你们说。先挂了。」


「好。」手冢简短的应了一声。接着他迎上柳生的目光,正色道:「这下我们算是少走了一些冤枉路。不过周助刚刚说的三点我有些在意。」


「你想说的是,有什么可以让只有高中部师生们吸入新药的方式吗?」柳生问道。


手冢点点头,应道:「对。」他抬头,凝视着天花板上安装的空调机,心中已有了答案。他又道:「还有一个,吸入甲苯要怎么解释。」


柳生却笑了出来,道:「你好像没注意到呢,高中部大楼旁,正好在盖建新的校舍。」


手冢挑眉看着柳生,道:「最后,最苦手的,是犯罪动机。」他看了看已经取得的资料,又道:「看来,该是我们找周助他们会合的时候。」


 


实验室中,不二看着仪器跳出的数据,眉头一皱。拨了一通电话给了药学专家白石。不二听到白石的回答后,他知道了,这才是解开凶手的关键。他印下了报告结果,便匆匆的离开实验室。却在长廊上与他人撞了个满怀。


「走的这么匆忙,是为了要找我吗?」那人道,声音耳熟之极。


不二回过神来,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才撞到的人是手冢。看着手冢揉着胸口,不二歉然道:「抱歉,撞疼你了吗?」原来自己走神走到连穿梭在他再熟悉不过的东大附医还能撞到人。


手冢点点头,应道:「你身上的骨头太多了。」


不二灿笑了出来。


手冢瞥见不二手上的报告,说道:「走吧,你应该有事情要跟我说。我与柳生,正好也有消息要带给入江前辈跟你。」


 


不二向东大附医借了一间小型的研讨室。入江也已与他们会合。只是在入江的坚持下,竟然还带着宫本宇过来。着实令手冢等人惊讶了一把,他们向入江投以询问的目光,然而入江一直没有开口解释。


研讨室内,关起门来,是严肃的讨论。


然以入江强势主导的会议,根本把宫本宇当作空气,却也不让他离开研讨室。


而宫本宇也好修养,就看着这些警官们在自己眼前『破案』,他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们,要不是因为入江拿住他的弱点,他才不会像个白痴一样坐在这里听废话。


手冢等人与入江合作多个案子后,也早已深知入江的脾气。便顺着入江的意思报告发现的结果。


柳生率先拿出向开成高校总务室拿到的学校空调的管线图,不二的怀疑是对的,开成高校的空调管线,高中部与国中部是分开两台主空调机。也就是说,根本只要在高中部的主空调机上动手脚,便可以让所有高中部的师生们陷入沉睡。


只让高中部的师生们陷入沉睡。


真是厉害,居然用这么暧晦的方式下药,少许的剂量,几乎快要逃过了警方的法眼。不二其实也说对了,如果只是甲苯,这么低阶的手法,无论是宫本宇或是芥川安和,都不可能去用。


然后手冢在拿出用手机拍摄的新栋校舍施工画面。仅仅是看着画面跟学校的地图,吸入甲苯的原因也有了答案。


入江沉思道:「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一开始幸村跟不二都说是因为全校师生吸入过量的甲苯?」


手冢拿出幸村与不二抽查的学生名单,又拿出相对应的学生资料,正色道:「只能说太不凑巧了,幸村前辈与周助抽查的学生们,大部分不是在上家政课就是在上美术课。」他敏锐的捕捉到坐在自己身旁不二的神情闪过一丝黯然,桌底下,大手一翻覆上他冰冷的手。手冢顿了一顿,又道:「我与柳生询问过学校老师,无论是家政课还是美术课,刚好近期的作品都是要用到大量的强力胶。如果是在学校那种室内环境,会吸入相对偏多的甲苯也有可能。而且周助之前也说,甲苯在体内的残留时间可以很久,因此会验出甲苯也不意外。」


不二苦笑道:「抱歉,让你们绕了这么大的圈子。是我的错。」


众人看着不二苍白疲惫的容颜,除了要负责开成高校昏睡师生的情况,还要化验报告什么的,哪可能怪他啊…。不二肯定忙到连饭也没吃。


意外的,包含入江在内,却给了不二一个温暖的眼神。


宫本宇可没那个兴致看着警官们『破案』,倨傲的脸庞写满不耐烦。


入江点点头,正色道:「手冢的解释,我姑且接受了。不二那边呢,既然已经拿到新药的化验报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不二被入江点名,将手上的报告放到桌上,淡淡的开言道:「基本上药的成分都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有一味成分让我很在意。」他顿了一顿,说出了那味成分。在场的人面色如常,却只有一人脸色丕变。


宫本宇这下终于将视线落在了不二身上,而不二湛蓝的双眼也迎上他的目光。


只听不二正色道:「宫本同学,如果不是透过Aciman教授,别说是一般药师了,那个还正在开发的成分,恐怕也只能从你家庭医生那里取得,我说的对吧?」


宫本宇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从没想过成也新药,败也新药。但他总觉得自己应该要说点什么,不然会被这些警方牵着鼻子走。他挑眉问道:「你怎么有我研发的新药?」


不二淡道:「很意外吗?我从芥川安和身上翻出来的。」他从口袋掏出一个药盒,放在桌上。


宫本宇仅一瞥,就知道不二没说错,那的确是芥川安和的随身药盒。他在想起同学们的临床反应,宫本宇心中已有了答案。


不二厉声道:「你在想『如果芥川同学把药物用完,就不会只有昏迷』,但很抱歉,我必须跟你说,就算芥川同学把所有药量用完,同学们也只会『昏迷』而已,不可能『杀死』他们。你的药,有一个成分出了很大的问题。」


众人闻言,神情严肃起来。这才是芥川安和与宫本宇下药的真正原因吗?杀死所有同学?


宫本宇哼了一声,并不接话。


手冢却在这时候接话道:「还有,我调查过学校的出勤纪录,今天早上你刚好请假,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我也看过点名簿跟问过初中部的同学,都说你没有到学校。所以,告诉我,宫本同学,新药是透过芥川同学下的,对吗?」


宫本宇戏谑的笑道:「那又如何?那些人全都该死。」


入江点点头,应道:「可我看好像不是这样呢。如果依照不二的说法,就好像那个新药成分是『刻意被换成』不致命的那种,而且下药也只用了三分之二。我虽然没有你或不二这么懂化学,可我比谁都懂心理。」他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宫本宇,又道:「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你的搭档根本没有要全部人…死?」


宫本宇别过头去,双手抱胸,不发一语。


入江暗笑了一下,某种程度上猜中了。


所以宫本宇是表现出『防卫性』的肢体语言。果然还是太好懂了。


「不能跟我们说原因吗?我想过所有可能,唯一会让你下毒手杀害同学们的可能,就是芥川同学遭到校园霸凌。」柳生推着眼镜,正色道。


宫本宇不怒反笑,问道:「校园霸凌?警官有搞错吗?我宫本宇何许人也,岂有可能被人霸凌?」


柳生顺着宫本宇的话,说道:「对,所以我说的不是你,是芥川同学。看你是要自己说,还是我帮你说。」


宫本宇狐疑的看着柳生,看来警方肯定掌握到什么信息,才有办法说得如此笃定。不行,他要保护芥川安和。


不二摇头叹道:「柳生,这样宫本同学是不会愿意说的。」他看着宫本宇,又道:「容我提醒你,你给芥川同学的保底药,成分出了一些意外。假设连新药都出现纰漏,那保底药的意外有没有可能对芥川同学产生致命的影响?」


宫本宇大惊,这才是他最害怕的事。他连忙从椅子上站起,却被身旁的入江按住肩膀,他怒瞪着这一位一开始就拿芥川安和要挟他的警官。


却在这时,一名护理人员鲁莽的打开了研讨室的门,且脸上挂着焦虑的神色,急道:「抱歉,打扰各位,可是…不管是谁都好…。」她快认出了不二,又道:「芥川同学的状况似乎不太好,而负责的幸村教授现在又不在,该怎么办?」


宫本宇正想要接话,可不二已经站起身来,对着护理人员应道:「我去吧。」接着宫本宇看着不二给了在场所有人员一个令人心安的微笑。他想挣脱入江,但一点都使不上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不二跟着医护人员离开。


研讨室内在不二与医护人员离去时,陷入一阵沉默。


直到宫本宇捏着眉心,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开言道:「我都说吧。拜托你们全冲着我来就好,请不要找安和的麻烦。」


 


很意外的,宫本宇将事情的所有经过都说了。其中包括了他跟芥川安和相遇的情形,是在高二那年夏天。两人都同为开成高校的直升生,可却是到高二才相识。


只是宫本宇却恨自己遇到芥川安和的时间太晚,原来芥川安和在初中时期一直遭到同学们的霸凌与排挤。而这些同学们大部分也直升了开成高中部。虽然说芥川安和校园霸凌的情况在他遇上宫本宇之后便没再发生过,可宫本宇仅一想到芥川安和曾经遭受那样的对待,就认为那些同学不可原谅。


而两人研发的新药,却是契机。


一个可以让全校师生都付出代价的契机。


他们商议已定,便选在今天,也就是新校舍动工的这段期间下手。


至于芥川为什么没有将他给他的药全部用完,宫本宇不得而知。


宫本宇说的过程中,宛若陷入自己深深的回忆,也没再去管众警官的反应。不过讲了一个段落,他抬起头,问道:「请问这样我跟安和会有罚则吗?」


柳生待要回答,却被入江阻止。


入江应道:「不止这些吧,你继续说下去。最后我再回答你。」


「喔。」宫本宇应了一声。


虽然说芥川安和校园霸凌的事情已经缓和甚至销声匿迹,但另一件事却让芥川安和更加痛苦不堪。


芥川夫人的酗酒问题。


没有错,芥川夫人的酗酒问题越演越烈,而且已经到了会对芥川安和动手脚的地步。若非宫本宇与芥川安和交好,根本很难发现芥川安和身上多有新伤,都是芥川夫人对芥川安和动手动脚的证明。


简单说,就是酗酒问题,再度延伸的家庭暴力。


本就体质羸弱的芥川安和,身体更差,要不是有宫本宇的家庭医生撑着,怕是芥川安和虚弱到一觉不醒,众人也不会太讶异。


「我说完了,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宫本宇抬眼,看了所有警官一眼,正色问道。


在场的手冢等人对看一眼,迅速的反应出这件事的轻重缓急。


入江代为开言道:「我只问一个问题,你相信警方吗?」


宫本宇迎上入江的目光,半晌,终于点点头,非常笃定的。


* * *


谁也没有想过案情会是这样的进展。在四人闭关谈话后,竟是由犯人与警方合作的发展。至于芥川安和,事实上早在幸村出手后,就已脱离险境。


可是当宫本宇抱着芥川安和,那难掩担忧的神情,在旁的人看了,都有些为他们的感情而动容。


这下剩下最后的问题,要怎么对芥川夫人作出法律制裁?


宫本宇与芥川安和商谈了一整夜,芥川安和终究难以同意。


而一整夜未阖眼,好几餐都顾不上吃的不二,手摀着胃,在一旁淡淡的道:「当一个人的心中充满了黑暗,罪恶便在那里滋长起来,有罪的并不是犯罪的人,而是那制造黑暗的人。芥川同学,你没有错。你首要做的,是迎向黑暗,才会发现即使是在黑暗中,也会有人向你伸出援手,比如说宫本同学。」


闻言,芥川安和掉下泪来,哭着点点头。


这件事几乎是在芥川安和同意后,以惊人的速度进展着。


原来宫本宇早有这个想法很久,搜证上也早已有所准备。只是苦于没有对策。可这一次有了警方的帮忙,应该会顺利吧。


 


隔天一早,宫本宇送芥川安和返家,开车送他们的人是手冢与坐在副驾驶的不二。


不意外的,芥川夫人一开门,见到芥川安和,不由分说就是一巴掌。


宫本宇虽然心疼,但也只能先看芥川安和捱这一掌,但他仍忍不住的道:「阿姨,请您不要再对安和施暴。」


芥川夫人与芥川安和如出一辙的精致面容,神情却扭曲的丑陋,她戏谑的道:「小伙子,我管教我儿子,关你什么事?」说罢,又是一巴掌,这一掌是打向宫本宇。


宫本宇连想都没想,仗着男生的力气优势,直接扣住芥川夫人的手腕。


芥川夫人怒道:「你给我放开!」


宫本宇正色道:「阿姨,我是认真的,请您不要再对安和施暴了。」


芥川夫人怒极反笑,她没有回答宫本宇的问题,另一手一扬,又是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宫本宇的脸上。


宫本宇咬牙,他知道现在不是回手的时候。正当他一筹莫展时,却听到一阵敲门声。宫本宇恨恨的放开芥川夫人的手腕,转身应门,然后他笑了出来。


门外站着一位高挑英俊的男子,他先是亮出警察手册,上头写着手冢国光。手冢又道:「芥川夫人,你的罪刑我已掌握。请你跟我走吧。」


芥川夫人脑中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来,她的双手被铐上金属手铐,她怒道:「你们给我记住!」可不等她多说一句话,已被手冢强势的押着离开。


 


从决定要帮助芥川安和自家暴阴影走出来,到抓拿芥川夫人,这中间过程惊人的迅速。几乎不到十二个小时。


至于芥川安和之后便在宫本家安顿了下来。


说来也好笑,因为宫本诚不希望这件事闹大,所以当宫本宇提出了希望可以让家里代为照顾芥川安和时,宫本诚居然没有太大的反弹便应了下来,这倒让宫本宇与芥川安和吃惊了一把。


宫本宇想了想,最终仍是带着芥川安和,来到警视厅去拜访手冢跟不二。


会客室内,四人相对而坐。另外三人都还好,只有不二异常疲惫,手也摀着胃部。手冢看不下去,拿了药让他服下。


宫本宇交代完芥川安和的事后,思量半晌,终于开口问道:「我想起来了,警官们为了顾上我们,似乎还没跟我说,我与安和是不是有刑责上的问题。」


不二尽管胃痛的难受,听到宫本宇的问题,仍是勉力笑着答道:「该怎么说呢,应该算是误打误撞吧。你的同学们在当天下午,就全部苏醒并且回去学校上课了。基本上他们除了睡了一阵子,并没有任何损伤。加上 贵校高层与令尊都希望不要把事情闹大,所以这件事可以说是压了下来。」他顿了一顿,笑叹道:「这样也好吧,刚好也就保护了你们两人。」


宫本宇与芥川安和惊讶的对看一眼,竟然这样就没事了?


手冢接话道:「我们当初除了因为宫本市长的要求外,还有考虑到你们尚未成年,所以才成立项目调查小组。你们放心,所有调查经过,都不会公开。」


宫本宇与芥川安和均是一愣,但很快,两人绽放出微笑。他们突然站起身,朝手冢与不二深深鞠躬,齐声道:「谢谢您们。也请您们代我们向入江警官与幸村医生道谢。」


手冢不敢受礼,连忙起身让开。


而不二却因为胃痛的关系,只能苦笑着看着他们。看着手冢送芥川安和与宫本宇离开。


 


不过这样就好了吧,芥川安和与宫本宇离开前,手冢与不二看到了他们最灿烂的笑容。


尤其是芥川安和,那双秀气的眉眼,闪烁着本来就该拥有的、让人难以忽视的灵气。


这才是他们这年纪该有的笑容。


两位少年携着手,朝着有阳光的方向奔去。


抛开过去,迎向未来。


 


-章五 END-



评论

热度(31)

  1. 『乾鲲』浓情淡如你Penny.FS 转载了此文字
    看我纯洁无辜温柔可爱的眼神,我哪有整你【乖巧.jpg】啊啊啊不知不觉都那么多字啦!一定要继续写写写!...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