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TF】于无声处 特典(1)

咸鱼现在是废鱼了。幸好有penny还在更文。

Penny.FS:

很任性的写了特典,并且以手冢作为头阵。没看过正文的话可以当短篇看,看过正文就会有彩蛋的感觉。


谢谢好搭档咸鱼包容我的任性。


 @乾鲲·飞鸟不鸣 




(1) 手冢篇:自审




前言


「周助,你才从美国飞回来,不先睡一下?我记得你后天就要上工了对吧?」幸村懒懒的道,不苟同的看着已经正在阅读同事资料的不二。


不二抬头笑了笑,应道:「没事,我还不累。」


幸村皱眉,哪不累…时差的疲惫全写在脸上。但他也不戳破,换个方式,道:「对了,弦一郎说他今晚会早点回来。」


果然,不二听到真田的名字,应道:「是是是,我晚一点会乖乖去睡觉。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真田前辈。」


这句话刚好被刚进门的真田听得一清二楚,两人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道:「周助,你打算问我什么?」


不二笑着拿起资料,在真田眼前晃了一晃,应道:「关于警界神话,手冢国光。」


幸村与真田对看一眼,关于手冢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晓得不二想知道什么。


不二轻笑道:「幸村前辈、真田前辈,别这么严肃。我只是想要了解这个人。」


所谓知己知彼,战无不克。能先了解同事,之后相处会比较顺利一些。


真田思量一会儿,少见的开言道:「我可以跟你说。不过你要答应我,听完之后,要听幸村的话。」


不二灿笑了出来,点点头,应道:「好。」


三人的对话,一如既往。对他总是满含着的关心。


 


正文


五年前冬天,发生一个震惊社会的事。


一位男子闯入有两岁孩童以下的家宅,杀害的对象是一名青壮年人。


如果放在一个家的定位,就是父亲或是长兄之类的脚色。


这个案子很早之前就已经查出来凶手是谁,可犯人仍旧逍遥法外,尚未逮捕。然其犯下的罪刑深重,就连新进警局的工作同仁,都知道他。


都知道他叫佐佐木擎。全国人也知道他,因为他是警方官方宣布的,通缉犯。


当名字被公告时,说也奇怪,犯人居然销声匿迹,连犯案的新闻都没有。


警方努力追查,仍旧无果。


佐佐木案,并不是悬案,却是一个凶手仍尚未受到制裁的案子。


* * *


三年前,十一月,中秋,下午,天气微阴而飘雨。


一名有着浅褐色、带着眼镜,外貌清秀的二十四岁青年,对着隔壁的同事道:「手冢,你相信有无法抓到的犯人吗?」柳生并不知道,他的搭档未来是一位警界神话。


被唤作手冢的,是一位有着金发、五官英俊带着无框眼镜的二十四岁青年,两人似乎才刚结束完今天的行程。正在搭电车赶往东京车站。


手冢耸耸肩,他知道柳生讲的是什么事。


两年前那个悬而未解的案,一直是博源前辈心中的痛。无法给社会大众交代,更无法对家属解释。


发生在日本的首府,东京都,一个没有解决的案子,对警方而言,是怎样的压力不言可知。也因此,不难发现就算是新进同仁,上司们第一个一定是对他们交代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运气好也好,侥幸也好,都希望有谁可以将犯人绳之以法。


然而,柳生是直到事后才知道,之所以能成功,绝对不是因为侥幸。


捷运很快就到了站,车速逐渐缓了下来,他们的目的地,东京车站。人来人往的行人,手冢却感到一丝窒息与不安。


柳生敏锐的感觉到情绪紧绷的手冢,关心的问道:「手冢,你没事吧?」手冢的脸色有些发白。


手冢摇摇头,他应该没有看错。凭着记忆,他好像看到那个人影。不管如何,都得赌一把。就算输了也没关系,毕竟也没有损失。手冢转头看着柳生,低声道:「柳生,你听我说,等等一下车,你去联络月台。」


「联络月台?要做什么?」柳生好奇的问道。他与手冢搭档也有一年半,合作过多项案件,第一次听到手冢并没有针对自己的行动多加解释。


手冢正色道:「没时间了,你一下车,就广播伊藤阳子女士。」琥珀色的双眼,有着令人难以忘记的清澈。


柳生一惊。


伊藤阳子,印象中,不就正好是佐佐木杀人案的那位受害者?然也因伊藤的坚强,完全配合警方,才让这一个杀人案找出凶手。只可惜仍未能抓住。


柳生见手冢不似在开玩笑,低声问道:「那你呢?」


手冢应道:「等等来第八车厢出口处,我要你找到伊藤阳子,然后过来跟我会和。就让月台这样广播就好。」他边说边将风衣脱下来塞到柳生手中,等等指不定要一场硬战。


柳生还来不及问,万一伊藤阳子根本就不在东京车站的话,该怎么办的时候。列车已经到站。他与手冢所在的五号车厢,几乎是一开门,手冢便大步离去,连个身影或更多的解释都不给柳生。柳生摸摸鼻子,太深知对方的直觉的他,也没多加思索,直奔月台而去。


 


仅凭着第一眼的印象。列车第八车厢出口处。手冢真心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从柳生到出站月台,以他行走的速度,大概要三分钟。


所以手冢只有三分钟的时间确认自己的猜测。但也没时间细想了。


他很快就找到他的目标,明明就是室内,这人却戴着帽子,就连风衣的衣领也弄得老高。虽说不是所有人这样穿都觉奇怪,可那位身穿卡其色风衣的人,怎么穿都十分奇怪。要不是仗着手冢自身惊人的记忆力,他还很难在短时间内拜托柳生与他配合。


还好刚在车上他就已经发现,他的目标并没有同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也还好他今天并没有穿着制服出外勤。


手冢看了一下手表,两分半。没时间耽搁了。他加快脚步,赶上那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人有些防备性的转过头,手冢淡道:「先生,你的票卡掉了。」


然而,仅短短的、不到半秒钟的眼神对视,手冢确定他猜对了。


略为下垂的眼角,挺直的鼻梁,苍白的肤色,下巴的黑痣,年约三十五岁身穿卡其色风衣的的青年,正是佐佐木擎。


佐佐木擎一愣,身上搜了搜,确实发现自己的票卡不在身上,而手冢的手上拿着正是一张票卡。他松了一口气,笑道:「谢谢你,票卡若是遗失,我会很困扰的…。」他正要去拿手冢手中的票卡。只是手冢却拿的死紧。


手冢皱眉道:「抱歉,我初次来这里,想请问中央区的警察博物馆怎么…。」他话还没说完,对方几乎是听到『警察』两个字后,脸色丕变。


佐佐木擎愠怒道:「我不知道,你快把票卡还给我!」说罢,正要去抢。可他个头小手冢一个头,手冢有身高的优势。


手冢对佐佐木的反应有些满意,但仍没大意,他在佐佐木擎耳边冷声道:「伊藤龙介,你还认得他吗?」墙上时钟显示他只剩一分半。


佐佐木擎闻言,脸色一阵惨白。他怒瞪着手冢,已经故不了这么多了。这人好像知道他的身分,而且似乎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他自认为打不过。连忙拔腿就跑。


未料,手冢身形更快,几乎是几步就赶上佐佐木擎,二话不说。然而佐佐木擎这一次早有所防备,掏出藏在身上的防身短刀,一刀向手冢刺来。


手冢皱眉,好在他反应够快,才闪过要害。可佐佐木擎几乎是发狠似的,像是要杀手冢灭口一般,招招致命。可对于学过柔道的手冢,在他眼里只能说招不成调。看惯对方的身法,心里惦量着。


剩一分钟。手冢快没时间。


刚好,佐佐木擎一刀向自己的鼻尖刺来,手冢却已算准,侧身让过,抓起佐佐木的手臂,竟是一招过肩摔,刀也在手冢的出手下,应声落地。


同时间,月台人员广播道:「伊藤阳子女士,伊藤阳子女士,请您听到广播后,赶往第三号月台,谢谢。」


手冢确信,他在佐佐木擎的眼里,看到不可置信。


 


等柳生带着伊藤阳子赶过来与手冢会合的时候,便见到一名三十五岁的青年,放在背后的双手已铐上金属手环,跪在手冢面前,神情有些激动,似乎在向手冢忏悔或是坦承罪刑之类的事。


可手冢波澜不惊的面容,对佐佐木擎的话不为所动,仅是蹲下身与佐佐木平视。


当柳生在月台真的见到伊藤阳子携着她五岁儿子伊藤大介的时,深深感到不可思议。他实在非常担心万一手冢判断错误该怎么办。光是在东京车站真的可以找到伊藤阳子这件事就已经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更遑论是不是真的能抓到佐佐木擎。


有时候破案跟抓犯人就是这么一回事,所有人都会帮你,连老天也是。


手冢这一次便是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佐佐木擎与手冢身旁为了一圈的人墙,手冢似乎已表明身分。所以群众们便也看着手冢抓犯人的戏码。


那精采程度简直堪比电影情节。


东京人虽然有礼而生疏,但此刻见到手冢制伏了一位犯人,仍是围着手冢,感觉像就像是,只要手冢一开口,要揍犯人也好,他们都愿意代劳。


聪明如手冢,早就向众人告知了犯人的身分,以及他犯下的罪刑。


佐佐木擎闭上双眼,如果说视线可以杀死人,他的脑袋早就与身体分家不晓得几百次。这群人,没有动手,眼神却冷冽如刃。只是,他根本不知道手冢打算做什么。直到他听到另一位警官的话,才又睁开双眼,双眼瞪的很大。


「手冢,抱歉我来迟了。还有,我把伊藤阳子女士带了过来。」柳生道。


佐佐木擎闻言,一看,见一名身穿连身白裙的清丽女子,左手牵着一名五岁男孩。他又再看看手冢,完全不解手冢将伊藤阳子找来所为何事。


手冢点了点头,正色道:「请问是伊藤阳子女士吗?我是警方,手冢国光。」


伊藤阳子有些疑惑,但仍认真的点了点头,应道:「对,我是。」正在想到底为什么警方会突然找上自己,直到她见到跪在手冢身旁的男子,倒抽一口气。那是她做恶梦都会梦到的那一夜,丈夫之死,拜他所赐。伊藤阳子本来有些疲惫的神情,此刻双眼却是炯炯有神,朝佐佐木擎的方向瞪了过来。


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手冢确定完伊藤阳子的身分后,却对着伊藤阳子的儿子,伊藤大介,温言道:「孩子,你能走近我吗?」


伊藤大介有些犹豫,也不晓得跪在地上的男子是谁,可他感觉到牵着自己的手的母亲,似在隐忍着激动。他抬头看了伊藤阳子一眼,伊藤阳子却是放开他的手,笃定的对他点了点头。得到母亲的许可,伊藤大介才走近手冢。本来有些紧张的他,却在对视上手冢温润而坚定的神情时,情绪也安稳了下来。


手冢要制伏犯人,没办法接近伊藤大介。还好手冢有身高与身型的优势,尚能制伏的了。可他不敢保证一个人可以制伏发狠起来的佐佐木擎。


伊藤大介虽然走的不快,但仍是走到了佐佐木擎的面前。


手冢猜对了,佐佐木擎在见到伊藤大介时,有些激动,似乎要挣脱他,可手冢可是苦练柔道上来,仅是在他下颚上施力,便让佐佐木擎失了力气。


「警察先生。」伊藤大介不明白手冢叫他的用意何在,但仍是对手冢有礼的道。


手冢点点头,厉声道:「孩子,你真该看看这个家伙。」他手上用力,捏着佐佐木擎的下巴,用力的捏着,又道:「他就是五年前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好好看清楚,这是犯人的长相。」他的声音不大,但周遭鸦雀无声,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


伊藤大介点点头,迎上佐佐木擎的视线。但对方凶恶的眼神让他吓到哭了出来。


佐佐木狠狠瞪着伊藤大介,脸部表情扭曲了起来。


手冢正色道:「孩子,请你好好的看着他。记住他的长相。他就是杀了你亲生父亲的人。」他根本不让佐佐木擎有别过头的机会,手上加压,那力道几乎快要捏碎佐佐木擎的下颚。


伊藤大介虽然在哭,但手冢的话有一种魔力,有一种力量,让他强迫自己去迎上那对如噩梦般的目光。


佐佐木擎与伊藤大介,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按照手冢的要求。


「对不起!」佐佐木擎激动的道。不晓得过了多久,他发现自己无法看着伊藤大介的双眼,那双清澈甚至有些哀伤的双眼。哪怕伊藤大介是憎恨、是愤怒都好,他看到的却是哀伤而难过。


彷佛在说:「你为什么杀了我父亲?」不是兴师问罪,而是询问。针对已发生的事实而更进一步的询问。


佐佐木擎突然觉得头很痛,被恨、被揍都好,他受不了伊藤大介的眼神,受不了周遭围观民众的眼神。


令众人讶异的是,佐佐木擎开始自虐性的用自己的头猛撞地板。身旁的手冢也不拦他。直到佐佐木的伤口见血。


「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只想活下去。我错了。我愿意一死谢罪,请你放过我!」佐佐木擎语无伦次的道,原先扭曲的面容,却满是悲痛的神色。


手冢见用意已经达成,向柳生示意。柳生了然,与手冢一起架着全身发抖的佐佐木擎离开。


临行前,手冢刻意蹲低身子,与伊藤大介平视,温颜道:「孩子,你做的很好。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带着悔恨,请你勇敢的活下去。」他摸了摸伊藤大介的头。


围观民众让了一条道,目送柳生与手冢,以及那一位坦承自己罪刑的、被通缉已久的犯人,佐佐木擎。


 


当手冢与柳生押着佐佐木擎回警局时,所有警员都震惊不已。就连博源前辈见到手冢与柳生抓到犯人后,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然而最为意外的是入江。事后,入江坦言他几乎没有开口问话,佐佐木擎便将所有事情自己招了。所有事情,包括那些动机、前因后果与手法等。


手冢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佐佐木擎从顽劣的犯人变的如此乖顺。


虽然说柳生与手冢对此三缄其口,可当天围观的人数众多,事情经过也就传了开来。


这一幕就算是经过人口述,但那场景太过震撼人心。


所谓审判,早在手冢抓到犯人的当下、早在他找到伊藤大介的当下,便藉由显示犯行后果的悲痛景象,迫使犯人认错。


一场刻苦铭心的、坚定的,却令人心生怜悯而震撼的审判。


尽管是犯人绝望而深深感到自责只求在死前得到谅解;还是那群民众能够理解为之动容且满足于人犯的羞耻,透过对艰困生活及人性弱点的深刻体验,抱持对罪刑是深深的悲痛,而非愤怒。


一种父亲对孩子潜在的关爱,正是使犯人于悔恨的要求。


或许可以推测出,那一场血案,伊藤大介逃过死劫的真正原因。


只因为他是婴儿,手无寸铁、应受人关爱的孩子。


 


尾声


拜访完大岛老爷,不二回到手冢的车上。尽管疲惫不堪,但他仍是简单的叙述事情的经过。


手冢是个好听众,仅在不二说完后,轻声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不也一样吗?」


不二想起真田向自己说的那件事,关于手冢的事。


真田不是挑手冢破过最大的案子叙述,而是最特别、最印象深刻、最让人动容的案子。运用人性的恶与善,确实发挥着他们的效果。给人撼动人心的一幕。久久无法忘怀。


留下的泪水,是源自于爱。


人性,如硬币,一体两面,非恶即善。


手冢覆上不二冰凉的手。偏高的温度,传来的既像是安慰,更多的则是一同前进的坚定。


不二轻笑了出来,他知道了,这个人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念。他可以相信他。


 


手冢篇FIN


---------------------------------------------------


后记


之前有在说要写的特典。之后应该会慢慢补上。


果然正文要写了一些篇幅,写特点才会有感觉。


大概就是小故事吧。没看正文当短篇看也没关系。


大概是这样,谢谢大家。




章一(1) 章一(2) 章一(3) 章二(1) 章二(2) 章二(3)


章三(1) 章三(2) 章三(3) 章三(4) 章三(肉.番外)


章四(1) 章四(2) 章四(3) 章四(4) 章四(5)


章五(1) 章五(2) 章五(3) 章五(4)









评论(1)

热度(22)

  1. 『乾鲲』浓情淡如你Penny.FS 转载了此文字
    咸鱼现在是废鱼了。幸好有penny还在更文。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