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风多cp连载]从前事-11(下)

从前事-11(下)
tag问题见前文。
————————————————
烈日骄阳开始被云层一点一点地遮蔽,闷热的空气和飞舞的蚊蝇都在昭示着即将到来的大雨。
黑夜开始为云层染上阴郁的色彩。
黑夜即将到来,暴雨即刻到达。

楚云秀站在豪华游轮的轮头,胳膊肘搭在栏杆上。她抖了抖烟,看着慢慢遮住了整片天空的云层在海面投下巨大的阴影。暴雨的气息已经弥漫开来,她的头发被沾湿了,解开了发圈。
“原定的出发时间提前两小时。”楚云秀拨通了一个号码,不由分说地下达命令。

吴羽策出现在她身后。他穿着笔挺地黑色西装,架着一副金边眼镜,斯斯文文地像一位负责人。
“现在这个关头,我们真的要离开香港?”吴羽策似乎对楚云秀照例前往澳门的决定很不理解,“你知道在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他们就有可能会直接对你的地盘下手。”

是了。自己坐镇的时候王杰希就敢在自己安插自己的人手,唐昊就敢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来,那这一离开,岂不是凶多吉少?

“你知道太极的奥义吗?”楚云秀把烟扔进了海里,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
“什么?”吴羽策没反应过来。
“好吧。我换个方式问你,”楚云秀伸出一个拳头,“猜拳里,你要打败这个,要出什么呢?”

吴羽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抬头时楚云秀已经把脸又扭了回去,面向了阴云沉降的大海。
“不过嘛,对付剪刀,还是要用拳头的。”

“浮生里,总有人,不畏生死求初心;旧梦里,总有人,不谄未来惜如今。
“我还记得你,就像风里的飞絮,散在风里,化入风里。
“我还记得你,就像海上的废墟,坍塌在海上,沉没在海底。”

韩文清拿起毛巾擦干净手上的水珠。宋奇英就走了进来。
韩文清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只是在镜子里看了他一眼。
这种燕尾礼服让他很不舒服。他不怎么想在没必要说话的时候说话。

“大概三个警方的人。”宋奇英的声线很沉很平。韩文清的眼前闪过另一个人的面孔。
“我不想要‘大概’。”韩文清一皱眉,宋奇英就猜到了他想说什么。他马上纠正了自己的失误。
“确认有三个人。”

不过有多少人都无所谓。在这种高层晚宴,韩文清不会做什么,他们也不敢做什么。
双方以一种微妙的平衡共处。这是上策。

卢瀚文一下子跳了起来,把椅子掀翻在地上。旁边的魏琛一巴掌拍在了卢瀚文后脑勺上:“别冒冒失失的!一点警校学生的样子都没有!”
黄少天一把搂过卢瀚文的脖子:“魏老大你别说小卢了我也太激动了我也好想跳起来啊!小卢你这是人才啊未来支柱啊……”
卢瀚文,天才警校少年,完成了一个黄少天都没能完成的任务。

成功入侵系统解读八方会交易记录。

张佳乐讨厌这样阴郁压抑的天气。要么痛痛快快来场暴雨,要么乌云散去一片星空。这种天气你要提心吊胆,担心随时会降下的大雨,担心在你好无防备的时候淋个透湿。
他刚刚和几个泰国鬼佬谈完,那麽麽咕咕的鬼佬一个劲磨,把他的耐性都给磨没了。要不是为了这笔大单子,他早就把那鬼佬的雪茄按倒他脸上去了。
张佳乐喜欢痛痛快快的,人、生意、床事。

孙哲平觉得这天齐太操蛋。夜晚的风沾满了潮湿的的气息,吹在皮肤上黏腻冰凉,有着摆脱不去的黏连感。
他觉得自己需要一场痛快利落的床事去摆脱这种感觉。但这种糟糕的天气让他实在没心情去找个伴儿。

然后他看见了街对面的张佳乐。对方也看见了他。两厢对视,眼神交汇,双方都一时呆滞。

大雨倾盆而下。整个香港都笼罩在了密不透风的雨帘里。
TBC
——————————————————
废了十一章铺垫完了太平阶段。再之后估计就就是(费劲难写让人特别想拖稿的)各种冲突了。

评论(7)

热度(10)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