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啸

刀尖啸
抄袭和无授权改编二次加工原地爆炸三秒猝死。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脑子都是糊的。
………………………………………………
张新杰撑着一把伞站在深渊边缘,他面无表情地俯视着深渊的底部。雨丝纷纷扬扬地洒落,灰色的天空消弭了最后一缕阳光。
在你窥探着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窥探着你。
他微微抬头看了看天空,雨丝在镜片上留下浅浅的水痕。

回去的事后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韩文清。
“顺利吗?”
“一切顺利。”顿了顿,“我想走回去。”
“距离太远,步行很浪费时间。”韩文清的声音透过音筒传过来,显得有点沙哑的失真,但听不出任何情绪。

张新杰没说话,两个人隔着电子机械听着对面的沙沙声。

“好。”韩文清还是妥协了。
“谢谢。”电话挂断了。

韩文清想,其实他一直在无意识地迁就张新杰。只是因为张新杰本人太过自律,从未有过出格表现和过分要求,这一切才不那么明显。

但不管怎么样,他总感觉自己和张新杰之间有一层难以消除的隔阂,无论两个人是多么默契的战友。
那种距离让人有着窒息一般的绝望。近在咫尺又远隔万里。

你站在深渊里仰望星辰,睁眼闭眼之间即是晨昏。

韩文清,代号“大漠孤烟”的霸图特战队队长。
张新杰,代号“石不转”的霸图特战队副队长。
象征绝对实力的霸图特战队,因为两位正副副队长的默契与绝对信任凝聚成了绝对坚实的一体。

他们之间,默契,尊重,信任。
还有呢?
还有吗?
张新杰,韩文清?

一般的任务里,张新杰负责的是前期的周密计划和详细安排,韩文清负责带队冲锋陷阵。这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东西。所有人都没有任何不适,都没有任何疑问。
直到张新杰手中的枪击毙了试图偷袭韩文清的人,韩文清才意识到,他也是个优秀的特种兵。
他不需要被护在身后,不需要被掩护撤离,摘下那一副平光眼镜,他也可以用狙击枪在关键时刻给人致命一击。

他们是一个团队,一个坚不可摧的凝聚体。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个性的,但为了最大限度发挥团队的威力,总要有人压抑自己的个性,放弃哪怕是自己最拿手的项目。

张新杰不是没有遗憾和不甘。

他从在新兵营时起就是个无比严谨追求完美的人。当时一提张新杰,大家都了然:“失误率一直为零。”

本来,凭他的能力可能会进入指挥班子,但他原本平稳严谨的人生轨迹却在与韩文清相遇时发生了改变。

韩文清的霸图中队因为队员牺牲出现了空缺,适逢重大案件,不得不出动霸图。空缺位置选最优秀的替补。
最优秀的,当然是张新杰。

但当张新杰出现的时候,韩文清却非常愤怒地对着长官道:“你们为什么派一个新人来?!”

韩文清的愤怒不是没有理由的。这种十万火急的情况必须找一位对同等境况有较为熟练的把控的有经验者。张新杰固然优秀,但再优秀的新兵也会面对第一次对人开枪的巨大心理障碍。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造成一切的覆灭。

张新杰面对韩文清,毫无惧色:“我能。”

真是,军人都是硬而净的。张新杰面对韩文清,如此平静而坚定。

张新杰继“零失误”之后又创造了新的记录——“敢和韩队杠着说话”。

后来,他申请加入霸图。

他做出了选择,选择了一些东西,又放弃了一些东西。
他选择了与未知的一切亲密接触,放弃了安稳与平静。

但你永远无法预料自己的结局,无从知晓先来到你身边的是明天还是意外。

时常会有沉入大海渐渐远离光明渐渐窒息的情景降临。若你能挣脱便是生天,若是不能便陷入永眠。

他们在刀剑上行走,刀锋上滑过一个又一个黎明与黑夜,投下他们的影子。

评论(2)

热度(15)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