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苏】默剧(上)

cp:楚苏。叶橙微亲情向。
——————————————————
开着窗户就是为了等待雪花飘进来,等到真的飘进来了反而一诧,修着指甲的手擦出淡淡红痕。手忙脚乱找出药箱,棉签按到手上了才发现根本没破,表层而已。
松了口气。抱着膝盖重新团回小沙发上去。
H市是温和的南方城市,雪不多,偶尔飘落也是湿润凉薄一触即化的。雪不大,冬天却也冷,是湿冷贴在皮肤上,一寸一寸浸透皮肤的寒意。不大好受。北方好像不这样,想起来张佳乐刚去霸图,第一个冬天时他感叹:“我以为北方会冷得很狂野,没想到Q市气候挺温和。”
“Q市狂野的不是气候,是老韩。”叶修手快开嘲讽。
苏沐橙彼时根本没精力搭理他们,她的小窗全是楚云秀。
楚云秀?楚云秀。
彼时是几时?兜兜转转也就到了今日。有多久呢?久到所有人都能大大方方表示回忆不起。昔日的豪情万里再到溃不成军,如今兵戈已息,残存的柔情冲进下午茶喝下去,余温都无从回味。
回忆是要不得的,蝴蝶扇扇翅膀都有万里狂风,片甲回首都是伤筋动骨。
捂了一会儿手,伤痕全无,光洁如玉。苏沐橙想起楚云秀说的那句话“我遇到了你,让我像落雪,像流沙,别人留下的痕迹,你轻轻一抹,就平了。”①她滑动手机,上一次联系还是两天前,准确地讲,是楚云秀单方面的问候。一直没有一句回音的自己,究竟是抱着什么心态呢?
自己只有沉默,无尽的沉默,面对她的一切,犹如无底黑洞。
苏沐橙和楚云秀以前一起出去旅游,去过很多地方。每次离开前都会往回寄明信片。两张,苏沐橙写给楚云秀,楚云秀写给苏沐橙。最近的一张是来自苏黎世。
然后呢?
然后楚云秀退役了。
退役了又怎么了?
就好像彻底退出了苏沐橙的世界一样。

苏黎世第一届联赛打得如火如荼,千难万险之中杀出血路。决赛最后一场团队赛,沐雨橙风挂着残血拼出最后一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终极大招卫星射线,将整个战局以一种壮烈宏大的场面终结。那是一个节点,标志着中国代表队的折桂,标志着苏沐橙和叶修终于带着苏沐秋一起站上了世界荣耀之巅,标志着苏沐橙终于甩掉了“战队负累”“花瓶”的骂名。
也标志着她和爱人的分道扬镳。
“苏沐橙,我想退役了。”

“黄金一代,联盟第一女选手,你开玩笑呢?”
“没有,冠军的夙愿已经达成了。”楚云秀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喔,然后呢?”
以后呢?
这段对话没进行下去,楚云秀拉着苏沐橙的手去找纪念品小店,苏沐橙不依不饶地甩开她。
“以后呢?”
“退役之后你去哪里?你去做什么?我们两个呢?我们两个怎么办?”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沐橙。

楚云秀没有回头,她停下了脚步,任凭苏黎世的黄昏将层层温和铺在两人之间。
五步的距离,却那么远。

楚云秀比苏沐橙高一截,换了一身亮橘色的连衣裙,白皙的皮肤在几何镂空的肩膀处泛着光。修长匀称的双腿因为当下的情形有点僵直,褐色的长发被微风吹乱,夕晖在她的轮廓上镀了金边。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未来,我不知道两个公主怎么给童话书写一个完美的结局。
这才是真的,赢了世界输了你。
楚云秀终于一个人走了,自己找了小店,自己挑了明信片,自己写了话,自己寄了出去。
当夜专机回国,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大篇幅的激昂中一行不大不小的字:“荣耀第一女高手楚云秀宣布退役”。

你选择在最热烈最繁华的时候离开,是怕走得太落寞吗?可是在一片欢庆中悄然立场,你不怕衬托得自己更落寞吗?

回到H市是五天后了,在B市逗留了许久忙于各种活动,迎接他们的是陈果他们的怀抱。顺手一模信箱,刚收到的明信片,还混合着纸墨的气味。
“这是什么?”唐柔看见了问了一句。
“没什么。”她一笑,把明信片对折几下扔进了口袋。
心口无法抑制地抽痛。

次日一早她和叶修就往公墓去了。还是最新鲜的花,最新鲜的百合,朝露未涸。
现在不比以前了,不能这么随意出门了,魏琛自告奋勇开车带他俩去的。
放下花,苏沐橙没站起来,久久注视着哥哥,她终于哭了起来。
叶修也不动,只是看着她,等她哭累了,走过去,拍拍她的后背,转过身去蹲了下来。
万年虚胖老烟枪就像十几年前背起失去哥哥的小女孩,带她走过冰冷的世界,带她走回阳光下。
她抓着他的衣服也就安静下来,魏琛一看烟都掉了,结结巴巴地问:“这这这……”
“干嘛?你没背过你妹妹啊?大惊小怪。”叶不羞翻了个大白眼。
叶修叹了口气,心想宅男老腰伤不起,又想这小姑娘怕是长不大了。
依赖性太强了,性格温吞柔和,远远不像沐雨橙风那样所向披靡般坚强。
依赖的对象,以前是苏沐秋,后来是苏沐秋和自己,再变成自己,再变成楚云秀和自己,现在又变成了自己。
“分手了?”他还是问了。
半晌,背后闷闷地回了一句“不知道”。

专访之类的活动一下子多了起来,叶修和苏沐橙也是应接不暇。听说风城烟雨有了新的操作者,听说舒氏姐妹一路人气走高……她都没有任何回应和表示,只是淡淡地点头,只是反复提醒自己,群里的那个“风城烟雨”背后,不再是她了。
记得以前在莫斯科,在大教堂听教颂,楚云秀说你知道吗,爱的极致是如同信仰的虔诚。
那怎么一样的?她那是错愕。
真的。楚云秀信誓旦旦地说,你信我。

原来是真的,到头来才明白你说的。

TBC
很好。退烧后今天重感冒了。【叉腰】

评论(5)

热度(19)

© 『乾鲲』浓情淡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