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森林和他

【韩张】森林和他
对不住,光顾着更大号了😂不过我还没忘哦
————————————————
Q市的夏天拖得比其他北方的城市要长,海浪的温柔一点一点消融那炎热,就像把一颗柠檬硬糖扔进了茶里,味道来的不热烈,却也悠长。

难得的休息日,早上起床跑步时还是晨曦万丈。张新杰是雷打不动的标准作息,霸图的其他人虽然在正副队长的影响下都形成了比大多数职业选手都要健康的生物钟,但小年轻们还是忍不住睡个懒觉或者熬个夜,白天就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今天去哪里玩会儿。
韩文清在房间里收拾出来自己的常服。他没有任何独自出行的计划,也和张新杰商量过任何事,但他就是在等张新杰。

两个人之间有一种无比契合的默契。这是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的。

换好衣服出了门,张新杰也正好推门走出来。换好了常服,非常简洁的款式,但着身却是异常严谨。他抬头看了看韩文清,刚好有点逆光,韩文清眯了眯眼睛没看很清楚,却并没有错过张新杰唇角的微微笑意。

Q市临海,气候宜人。但有个很大的问题——雨说来就来。

韩文清透过落地窗看向瞬间乌云翻滚的天空,雨点落下来的时候周围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失措呆滞,但张新杰只是平静地拉住了他的手腕,走进了最近的购物中心。

韩文清看了看张新杰的背包,他不相信他没带伞。
张新杰似乎接受到了韩文清的脑电波讯号,扭头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这一段交流似乎是脑电波完成的。

我喜欢大雨倾盆,在遮天蔽日的雨幕中我们共撑一把伞,那时我们和旁人被隔绝开来,这个伞下的安静的世界只有我们。

购物中心顶层有个咖啡书店。韩文清不喜欢咖啡的味道,霸图因为张新杰的存在也没有喝咖啡的必要,叶修还嘲讽过两句:“老韩你真是妻管严啊”。

韩文清后来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其实刚开始会有点迁就的意思,但慢慢地就很自然了。就像你把另一个人和你自己的生命融合为一体,成为了你们两个共同的生活。

韩文清觉得张新杰就是那个彻底进入他生命的人。

到底是霸图的人,哪怕只是牧师副队,在大事上也是干脆利落强势果断让人无法拒绝的。

其实是他们拥有了彼此。

书店里坐着的人不多,和下面因为避雨而变得熙熙攘攘的楼层不同。这些年这种小资范儿的咖啡书吧开了不少,但这间小店却没有那种俗气和小气,反而干干净净,除了必须的家具,不要一点与书籍和咖啡无关的装饰品。张新杰用眼神指了指书架的方向然后看了看韩文清,韩文清率先走了过去。

张新杰怔了怔,随即走了过去。

每家书店都是一片森林,隔绝开尘埃和嘈杂,以土地作掌心以枝干作手指捧起一片湿润清新的空间。张新杰和韩文清在此刻变成了毫无关系的人,但他们是处在同一个森林空间的。

我曾经质疑“一叶障目”的真实性,但遇见你后我明白了什么叫“他拥有千年的森林,却只依靠在那一棵树下入眠”。

森林外的大雨倾盆,森林里静谧无声,只剩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END

评论(4)

热度(31)

© 乾鲲·飞鸟不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