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联文】于无声处 章六(2)

【TF联文】于无声处 章六 黑色镜像(2)
拖得好像有点久了……
@Penny.FS 感谢搭档和你们的陪伴和不离不弃

你听说过美杜莎的传说吗?
海神波塞冬对貌美的少女美杜莎垂涎已久,于是在雅典娜的神庙中索取了这个少女而被冒犯的女神雅典娜却夺去了这个少女的美貌,将她变作了女妖。

不二到达现场的时候山本司的尸体已经被放平在了地面上,尸体身上的石膏大片得剥落。入江冷着脸抱臂站在旁边,被封锁的现场没有来回采集痕迹的警察,只有一片死寂。
“为什么现场被破坏了?”手冢有点生气。
很多时候越简单的犯罪越难以发现痕迹、分析作案性质和追查作案动机。往往这种犯罪手法异常离奇、看似毫无头绪的案件,其实最能在现场痕迹里还原整个案件。

“很遗憾,石膏外壳非常薄,它没能支撑里面的尸体太久。我们刚刚进来,这具石膏尸体就砸在了地上。”入江闭着眼睛揉了揉眉心,“尸体也被石膏碎片破坏了局部。我下令全体不要进入,就等不二到了。”

不二穿戴好了防护服进入了现场。
尸体浑身呈现了一种病态的颜色,苍白中浮出了青绿色。身上覆盖着大量的石膏碎片和粉末,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表情也很安详,似乎是在睡梦中偶然惊醒,看到了美杜莎的眼睛。然后再次进入永眠。

“现场有提取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手冢环顾了一下案发的房间,苍白简洁的可怕。

“很遗憾。没有。没有任何有特点的痕迹。”入江的视线一直锁定在不二的手上。

“那我们就只能从死者的社会关系入手来初步判断按键性质和犯罪动机了。”手冢叹了口气。

“你不用去调查了,我现在都可以告诉你。”入江微微翻了个白眼,“第一个,铃木媛爱,是山本司的私人助理,兼情人。”

“……”这不算八卦吧。

“最重要的是,她是高桥盾放在山本身边的一颗棋子。”入江冷冷地笑了笑。

“棋子?高桥?”手冢没能理解这个逻辑联系。

“山本与高桥曾是同窗好友,但两人的事业发展经历却迥异。”入江终于微微偏头把目光落在旁边的手冢身上,“山本几乎是年纪轻轻就飞黄腾达大显异才,在毕业后的短短几年内就成为了国际知名品牌的首席设计师 。”
入江转过头面向手冢:“我不知道你对时尚圈了解多少,但这是很难的。”

“高桥呢?”

“就此打住吧手冢。”入江却收回了目光,“我不想用这些内容影响你的判断。”

确实是如此,入江的介绍应该局限于客观表达,而不是带有个人色彩的八卦。这会误导手冢的判断。

“那这位‘卧底’做了些什么呢?”手冢问道。
“剽窃了山本的最新作品‘美杜莎’。”入江笑了笑,“艺术家的脑洞还真是奇特。”

“给了高桥?”

“不,她还没来得及就消失了。”入江微微怔了怔,“我们在她留在房间里的笔记本电脑的邮件记录里发现了山本的设计手绘原稿。”顿了顿道:“收件人是高桥。”

“有没有可能是陷害?”手冢问。

“不排除。所以我们还在筛查和还原早期记录。”

“所以我们也不能排除因为山本发现被欺骗与背叛从而被铃木和高桥杀死掩盖犯罪事实的可能吧。”手冢下了个初步的判断,“同时我们也无法排除高桥因为与山本因利益矛盾而发生争执的嫌疑。”

“还有,森英惠。”入江又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谈论八卦的笑容。手冢腹诽。

“这又是?”

“似乎是山本的同行,也是仰慕者与暗恋者吧。”入江耸耸肩,“时尚圈还真是复杂。”

“既然是暗恋者又怎么会……”

“人的感情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变得失去控制的。”入江摇了摇手指,“你不懂的,小朋友。”

“不过山本的这个受害方式……和‘美杜莎’还真是……”

“契合啊。”入江接下了手冢的话,挥了挥手准备率先离开,“你陪着不二吧,我得去找找这位铃木小姐了。”

陪着他干什么?

这句话冲到唇边却收了回去。
手冢把目光投回了不二的身上。

入江到达会场后没有贸然行动。他穿着柔色的驼绒大衣,加上本身就气质出众,很像一位风度翩翩的设计师。他坐在贵宾室里快速喝了一杯蓝山,然后就微微阖眼靠在了沙发背上。

但眼镜后那双微黠的眼睛里却是无比锐利尖锐的光。

时间一点点过去,马上就是新作发布时间了。可高桥和铃木都迟迟没有出现。
入江若有所思地走进了放着山本“美杜莎”新作的侧会场,里面的光线异常昏暗。大概是为了配合这期主题,还特意使用了紫色的灯光。整个侧会场萦绕在一种诡异神秘的气氛里。

不二拿掉手套和发套的时候把手臂卡在了防护服里,手冢看着他略显笨拙的动作,心下暗笑,伸手去把他解救出来。
正忙着,入江的电话打了过来。

“铃木的嫌疑已经被排除了。”入江的声音平静地如同极地严冰。

“怎么?”手冢诧异,不过短短一个小时而已,怎么就如此笃定了?

“因为‘美杜莎’也来见她了。”

会场正中央里,入江平静地扣死了电话,用如同秋水中月影的眼睛,死死盯住了那尊被摆成了《垂死的奥拉孔》造型的,铃木媛爱的石膏塑像。

石膏已经完全凝固了。但并不像山本那具一样如此洁白完美。铃木的石膏塑像里混合着血色,外部的造型也很模糊,尤其是面孔,并不怎么像她本人。这具雕像被摆放在了正中央的展示台上,而展示台上原本的身着华服的模特则被推倒在一边。紫色的聚光灯下,这具雕像的血迹以一种垂死前挣扎的姿态,永远地凝固了生命。
TBC

评论(6)

热度(20)

  1. Penny.FS韩文清的男人绝不认输『乾鲲』 转载了此文字
    (前案连结在最下面。) 章六(1)
© 韩文清的男人绝不认输『乾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