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诞贺礼】风从海上来

【耀诞贺礼】风从海上来
乾鲲于回家的路上,为祖国庆生。
我愿献上我的一切,只为您君临天下时,这世界称臣来贺。
————————————————
冬雪不会在海上飘落,它们化作孤凛寒风,生生挂在舰身,在精钢上刻出悲壮而孤傲的痕迹。
王耀站在战舰的甲板上,他的双眸深处闪烁着光芒点点,如同晴朗夜空下的万里星辰。他的表情很平静,无悲无喜,无求无欲,似乎他只是站在这里,站在一个没有纷争没有喧嚣的世界。更甚者,这世界只有他一个,与山川江海为伴,日月为目。
但远处传来的硝烟气味不容他此刻再沉溺回忆,他看了看被潮湿的海风打湿的军装的袖口,抖落了一身禁锢。
  
  
北国的雪总是来得格外早,覆在深色的松枝上,只透出点点青意。梅花的花苞都尚未抽出,只有深色的枝干,压抑地点缀着苍茫大地。
王春燕穿着厚厚的皮草站在庭院里,几缕墨黑色的碎发从帽底滑落,垂在落了雪的肩头。深色的皮草愈发衬得她肤白如雪,香唇似荔。
王耀回到府邸时正瞧见她微微仰首,看向新雪后依旧灰蒙蒙的天。
“做什么不进去坐着。”王耀语气也是淡淡的,走过去隔着厚厚的手套握住了春燕的手。她只是笑着,随着他走进去,也不多言。
 
“敌军的第一批撤军已经开始了。”王春燕摘下了帽子,内里也是笔挺的军装,勾勒的她的轮廓小巧精致却不过分内敛狭隘,少女语气也是干练,“正式投降的协议也在进行了。我也已经开始着手安排战俘了。”
“你做的很好,这段日子辛苦你了。”王耀饮下盏中热茶,却也无话。
 
 
王春燕想,终究他们之间有太多话,就像新雪融进了新茶,顷刻间了无踪迹了。
再开不了口,再说不出来。
她想,只当是这茫茫白雪吸收了众生之音罢了。和他一起走过了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还能这样在他身边,就足够了。

 
傍晚时分点上了暖红的灯笼。纵使电灯是更亮,王耀还是喜欢那暖红色的灯笼,浓浓又淡淡地勾勒几笔,泼洒开透纸情愫。
春燕指了要吃软煎鲽鱼,这道菜要火候和手艺不可缺一,王耀便要她去小憩一会儿,恢复恢复劳累的精气神。春燕听话,去了客卧。他自己留在了书房里,钢笔的笔尖在纸面上划下道道刻痕。
也是这时,管家送来了一封烫金请柬。
他抬头看了一眼,钢笔在纸上拖开长长的墨迹。
阿尔。阿尔弗雷德.F.琼斯。
王耀紧紧攥着手里的钢笔,隆冬腊月,竟然有汗水自掌心渗出。
坐了很久,知道一旁的香柱都湮灭了最后一缕青烟。
 
雪又落了下来,把整个北国笼罩在冰封的夜里。
一辆车驶出了王耀的宅邸。悄无声息地融入了夜色。
 
 
 
“报告,即将进入交战区,他国军舰均已撤离,是否等待上级指示?”
王耀站在指挥控制室里,他的手指划过电子全析模拟屏,淡淡道:“继续前进。”

“继续前进。”
军舰推开蔚蓝海波,朝着越来越近的战火进发。
 
 
 
 
在这片土地的另一个地方,塞北大雪刚停,仰首皆是万里星辰。“另一个”王耀坐在院子里的石头凳子上,轻轻碾着手里的烟。
手里翻来覆去的是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来信,夹着来自北冰洋的雪花和冰霜。他的脑中又浮现出了那片无尽的冰原霜森和那抹矗立其上的身影。
 
他翻开袖子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纵横交错的伤痕,他知道这个战场马上要平静下来了,这场战争马上要结束了,但战争永远不会停下。
领袖披着大衣来到了他的身边坐下,王耀把袖子放了回去,接过了那边递来的烟。
他想,不仅仅是他选择了他,历史的必然和世界轮回的因果也选择了他。
 
 
 
 
舰队离交战区越来越近,王耀甚至可以用眼睛看到远处的交战双方。
他不觉嗤笑,说是内乱,双方却分别使用着阿尔和伊万家的武器交战对峙。世界三大巨头,王耀,阿尔弗雷德.F.琼斯,伊万.布拉金斯基。只要有一场战争有任意两方参与,即可被称为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两人开始指挥自己手中的傀儡进行博弈,掀起一场又一场令人绝望的战争。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你们两个。”王耀笑了笑。
不过,这些不是现在他要关心的。
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是把那片混乱人间的国民带回家。
 
 
 
 
王耀知道自己又将迎来一次天劫。数千年来他经历了太多次,只不过这数百年来他经受了太多外来的伤害,元气大伤,这次的劫,可能有太多种结果。也许是一个能让他重返巅峰的盛世,也有可能是万劫不复的谷底深渊。
纵使他天命神算,这次他对自己,对这片土地,对自己的国民的未来,一无所知。
战争刚刚胜利,阿尔弗雷德就开始迫不及待了。他的欲望赤裸急切得甚至连丝毫的掩饰都没有。但老实说,阿尔弗雷德开出的条件确实太有诱惑力了。在战争结束后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他是实力保留最好的那一个。借助他的力量,让自己重新回到神坛,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他又在反复问着自己,自己真的要这样吗?没有阿尔,自己就没办法回到那样的辉煌了吗?
 
阿尔弗雷德站在房间的露台看着驶入的车辆,舌尖在唇上绕了一个轮廓。
他仿佛看到了王耀把手交给他,然后被他狠狠占据的场景。
这就是他想要的。野心也好,时局也罢,他都想要他。
 
 
伊万不会不清楚阿尔弗雷德的想法。而恰好,他与阿尔是一样的想法。
他站在大雪纷飞的寒夜里,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红星,然后紧紧攥住了它。
他相信它可以带给他所爱的人以希望与未来。而这条路上,他会陪着他。
  
高扬红旗的舰队进入了海上交战区。交战双方的雷达都检测到了这支舰队,开始疯狂地跑着通讯信号,却不约而同地暂缓了交战的火力。
大风骤起,惊涛骇浪。厚厚的云层盖顶而来,墨色大海开始化作咆哮巨兽。
 
 
你以为你什么都忘了,你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其实你什么都忘不掉,一切都如同刀刻般在你的每一寸肌体和每一寸心土。曾经的世界称臣繁华盛世,曾经的伤痕累累奄奄一息,曾经的耻辱仇恨纷争乱世。曾经无比亲密的战友阿尔弗雷德,如今关系微妙立场微妙的“同事”;曾经与自己一起面对万敌的他,在自己强大后却离开了自己;曾经羸弱孤独的自己,现在开始踏着那些曾经凌驾于自己之上的“旧友”一步一步重回巅峰。这一切一切,共同组成了你。全世界最好的你,最伟大的你,最传奇的你。无可抹除,无可替代。
 
 
大风夹杂着海洋的呼吸,扑面而来。
王耀闭上了眼睛,千年岁月自眼前掠过,再睁眼时,圣日当空。
 
 
 
当这支舰队再次出现在我国的海域,满载平安离开焦土战争的公民,王耀再一次用最简单也是最有力的方式,告诉了世界:“我回来了。”
 
我发誓,在我有生之年,定献上我的一切,以见您君临天下。
公元2017.10.01

评论(5)

热度(46)

© 韩文清的男人绝不认输『乾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