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笔者不能孤独到底,那谁来书写这个荒芜荒蛮又荒凉的世界呢?
把一颗炽热的心脏埋在摩尔曼斯克的雪里,在最接近神明的地方,将目光聚焦世界而不是某一个人,将深情用来书写世界而不是某一个人,让余生的回忆里充满的是世界而不是某一个人。
如果爱某一个人是将某一个人变成自己唯一的神明,爱情是一场没有苏醒之日的信仰,你是否愿意用全部余生去将一个名字供奉,极致虔诚,极致悲伤。

评论

热度(14)

© 『乾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