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浪费我的生命。它就像一根烟,我点着了它,看上去它好像在发热发光,有着让人难以自拔情不自禁沉醉其中的魅力,但我自己很清楚它在变短,在伴随着青雾渐渐消失掉,最终只会变成没有色彩和温度的灰烬。一切都没有意义。我的眼,我的灵魂,我的双手,我自己,都会失去神性,化作芸芸凡愚里灰色的一个。
谁不是生而深情的呢?只是无法交付自己于这个世界罢了。
把鲲养在一个鱼缸里,它怎么可能会快乐 怎么可能就这样活下去?

评论

© 『乾鲲』 | Powered by LOFTER